中学历史网 专题列表

阿里文学作者收入的相关文章

中学历史网专题频道“阿里文学作者收入”的相关文章,提供与“阿里文学作者收入”的所有资讯,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让您感到满意!

文学与伦理最新满分答案

  【判断题】米哈伊诺夫斯基承认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天才地位,但却不认同其对“残酷”的刻画的合理性。(√)   【判断题】较于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等人,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更具“悲观”色彩。(√)   【单选题】在作品(C)中,陀思妥耶夫斯基将孩子描写成“一个特殊的种族,不承担任何原始的罪孽”。   【单选题】“博爱或者死亡”是(C)时期提出的口号,该口号反映出这一时期残酷的群体间斗争的事实。   【判断题】何老师认为杨绛先生翻译柏拉图作品的原因之一是:人到终年,需要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探索生死的问题。(√)

文学期刊有望青春再造(文艺观察)

12-09

  对于传统期刊来说,与品质至上同样重要的是将优秀作品通过更高效的技术手段传播出去;传统期刊进行新媒体建设的另一大目的,是守住现有读者的同时,培育新一代读者   从近两年文学期刊市场的发行数据和各个期刊此起彼伏的文学活动看,已经低落了20年的传统文学杂志,开始回暖,重为大众所关注。   除了国家层面对文艺工作的重视,新兴的媒体融合也为传统文学期刊提供了良好的社会条件,加速了各大文学期刊对未来发展路径的探索。在内容至上、坚守优秀品质的前提下,利用新媒体传播优秀作品已被实践证明是颇为直接、有效的技术手段。   酒香不怕巷子深?数字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普及已彻底改变了这种传统观念。当今时代,人们获取资讯和娱乐消遣的方式五花八门,尤其是智能终端的普及,让许多曾经迷恋纸本阅读的人毫不犹豫地转向屏幕阅读。   限于这种阅读背景,目前,各大文学期刊都在通过各种方式努力探索与新媒体的有效合作,寻求并拓展文学期刊新的发行与传播途径。如《当代》《人民文学》《收获》《十月》等传统期刊,都在实践着各自的新媒体建设蓝图,几乎都开通了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这其中,有的完成了电子付费阅读系统,有的拓展了网络销售渠道,有的创办了手机客户端,等等。越来越多首发在文学期刊上的好文章,也会及时出现在微博、微信公众号与各类手机应用中,实现了更有效、更广泛的传播。   对于一个谋求未来的文学期刊来说,与刊发品质优良的文学作品同样重要的,是将这些作品的艺术特质与精神内核,通过更高效、更广泛的技术手段传播出去,使优秀作品产生更深远的社会影响。用新媒体传播还叫“期刊”?文学期刊再“文学”,本质上还是文学作品的载体,其最终目的是让读者阅读自身所承载的内容,完成其作为媒体的社会属性。   大力传播期刊内容和理念,并不是传统期刊进行新媒体建设的唯一目的。更为根本的,是

文学期刊《鲤》迎来最大改版

12-09

  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脱颖而出的作家中,张悦然应该算最耐得住寂寞的一个——在郭敬明、韩寒都已进军影坛时,她却还在为自己经营了6年的文学期刊《鲤》的最新一次改版忙碌。更社会化,更贴近年轻人……带着“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的改版,张悦然近日接受了重庆晨报记者专访。直言自己文学标准正在发生变化,更向记者感慨:“80后和青春文学的标签已离我而去。”   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中脱颖而出的作家中,张悦然应该算最耐得住寂寞的一个——在郭敬明、韩寒都已进军影坛时,她却还在为自己经营了6年的文学期刊《鲤》的最新一次改版忙碌。更社会化,更贴近年轻人……带着“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的改版,张悦然近日接受了重庆晨报记者专访。直言自己文学标准正在发生变化,更向记者感慨:“80后和青春文学的标签已离我而去。”   多年来,《鲤》的粉丝一直不少,最大的原因应该就是张悦然主编这个金字招牌,以及她坚持的文艺范。不过,这次张悦然主动想要改变了:在最新一期的《鲤·一间不属于自己的房间》里,主题变成了特别贴近生活的都市租房文艺青年族群。   服装设计师、咖啡店老板、作家、杂志主编、编剧等13个不同工作类型的人分别讲述了他们身处一间不属于自己房间的故事。“关于房子,我们听过太多沉重的故事,看过太多人表达的失望。然而在这些年轻的创作者的身上,我们感觉到一种心平气和的东西。在他们那间拥有短暂所有权的房间里,我们找到了爱和新鲜的空气,还有很多不能不听的有趣故事。”张悦然这样说道。   对这次改变,张悦然向记者坦言,它比《

文学期刊黄金时代不再 《奔流》复刊能否奔流?

  10月20日,创刊57年、停刊25年的纯文学刊物《奔流》在我省复刊。《上海文学》主编赵丽宏就见证了一些纯文学期刊走大众化娱乐路线却因不懂市场而自毁生命的事件。据该杂志编辑部主任白银花介绍,复刊后的《奔流》将坚持走纯文学路线。   10月20日,创刊57年、停刊25年的纯文学刊物《奔流》在我省复刊。在纯文学期刊的社会影响力与经济效益均日渐式微的当下,此举在全国文坛激起一片涟漪。   捧着由鲁迅题写刊物名的《奔流》(复刊号),省内外众多作家唏嘘不已。作为一本发现和培养一大批河南文学名家的杂志,它的重生勾起了很多人的青春梦想。   1957年1月,《奔流》在省文联诞生,成为我省创办最早的文学期刊。如今蜚声省内外的作家李佩甫、田中禾、乔典运、张一弓、张宇、郑彦英、邵丽等大多是从这里起步并走向全国的。“我的作《仙丹花》就是由《奔流》杂志编委丁琳先生推荐才发表的,我也从此走上了文学道路。”回忆往事,田中禾感慨良多。   作为纯文学杂志,《奔流》曾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最具影响力的文学代表杂志。曾在该杂志做小说编辑的中国作协会员刘学林说,《奔流》在全国文坛颇有影响力,在《奔流》上发表的小说大部分都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选载。“它的复刊,对于河南文学事业来说是一件好事、幸事。”   文学期刊的困境并不是新话题,纯文学的生存危机也一直被学界所探讨。纯文学是文学期刊赖以存在的理由,文学期刊的濒危,其实只是纯文学“门庭冷落”的体现之一。   《上海文学》主编赵丽宏就见证了一些纯文学期刊走大众化娱乐路线却因不懂市场而自毁生命的事件。他曾表示,重要的纯文学期刊既是国家的文化名片,又是几代中国人的文化记忆,还担负着丰富地方文化生活、培养地方优秀文化人才的重任,如果它们倒掉了,那将是文学界的损失、社会主义文化事业

文学大咖大鹏授课

12-09

标签: 大鹏 授课 文学 关键词: 文学杂志
  本报讯 (深圳侨报记者 陈智美 通讯员 朱明明) 日前,为期三天的新区第二届文学“请进来”及“名人学堂”培训在大鹏画院结束,李一鸣、王十月、石钟山和杨克等知名文学大咖一一走上讲台,为新区80余名文学工作者和爱好者授课。   此次活动由新区综合办主办、新区作家协会承办,旨在进一步提高新区文学工作者和爱好者的文学素养和创作水平,促进新区文艺创作大发展和大繁荣。   中国作协办公厅主任、文学评论家、散文家李一鸣作了《写到深处便是世界》的专题讲座,从人文到文学史,从身边到世界,从创作到生活,深刻诠释了散文的三个特质:有我、写真和自由。曾经获得过鲁迅文学奖、人民文学奖的广东省作协、《作品》杂志副总编辑王十月,为大家带来了《小说创作实践经验一二三》。王十月年轻时曾经在深圳打工,逐渐成为打工文学的扛旗人物。他说,如果把写中篇小说比喻成做麻辣火锅,主料要新鲜,配料要丰富,五味杂陈才能反映出丰富的人生百味。   十多年前,一部 《燃烧的岁月》红遍大江南北,石钟山的名字也印上了军旅作家的头衔。如今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著名编剧、编剧制作人石钟山,为大家带来了一堂《文学的意义》的专题讲座。石钟山表示,文学首先是热爱,创作才会高。“创作要关注社会,关注当下,同时思考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世界,思考出来的东西,就会形成自己独特的看法。”   在为期三天的培训中,还有来自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作品》文学期刊社长杨克,浙江《西湖》文学杂志主编吴玄、浙江文学院副院长黄咏梅、重庆《红岩》文学杂志社编辑张远伦等进行了精彩讲座,得到学员一致好评。

文学期刊:朝着梦想慢慢跑

12-09

  12月5日,《人民文学》、《当代》、《十月》、《钟山》、《天涯》、《萌芽》等全国近60家文学期刊负责人在河南省郑州市参加的“文学期刊改革与发展研讨会”结束。本次会议中激烈的辩争集中于“如何推进文学期刊体制机制创新、推进文化产业化进程”、“文学报刊如何更贴近生活、贴近读者、走向市场”、“公益性文化事业和经营性文化产业的定位和管理体制”等焦点议题。同时,会议话题涉关文学期刊如何突出自身特色、增强品牌意识及经营机制、经营理念、网罗人才和编辑思路等。   据悉,目前我国期刊有9000多家,其中文学报刊、文学期刊占了10%左右,即800至900家。但目前生存状态比较好的不到100家。这些令人痛心的数字表明文学期刊生存状况的举步维艰。   本次研讨会上,许多负责人对于文学期刊的运行机制提出了尖锐批评。《散文百家》主编贾兴安指出,目前文学刊物的用人机制存在问题,如主编都是主管部门或领导任命,大多是论资排辈,这样会出现许多“官员式的主编”,由不懂文学规律的人来办刊。此外一些作家有了一定知名度之后任主编,综合能力差,偏执一己之好,容易形成“小圈子”。此外许多主编挂名,署名不出力,法人代表与实际负责人不符、责任权利不明等。   《通俗小说报》主编王爱英提出,长期以来,原创文学期刊的权益遭到漠视和侵害,各式各样的选刊无节制地出现。选刊站在原创期刊的肩膀上,事半功倍地摘到树上的桃子。他认为选刊应该“计划生育”,原创刊物是花圃,选刊是花店,原创作品与选刊的关系应该是“产品与精品”的关系。   另外,会议上还指出了制约文学期刊生存和发展的其他问题,比如一些文学刊物的定位左右摇摆,最终老读者和新读者一起

文学梦的重生与新生——“紫檀姐姐”在网络文坛逆生长

12-09

  如今,靠在家写网文成为日进斗金的网络“大神”是不少年轻人的梦想,也催生了不少文学网站及赛事。由咪咕阅读举办的第三届“咪咕杯”网络文学大赛自开赛以来,一部百万字长篇小说《玉扇竹魂》引起不少读者追捧。而这部小说的作者更以其“非典型”网络作家的身份引起关注。   作者“紫檀姐姐”本名范丽华,当过记者、开过网店,退休后因戒不掉写作“心瘾”又转战网络文学江湖,仅仅一年时间,便完成了《浊世权凰》《撒玛尔罕女王传》《玉扇竹魂》《重生与新生》等200多万字的作品,成为我市网络作家群体中的一颗新星。她究竟找到了什么诀窍,能在年轻人居多的网络文坛逆生长,并从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   在她的书房里,展板上钉着写作大纲、细纲、人物小传、时间线、各种战斗情景等,这是她整理出的责任编辑指导她关于创作的QQ对话。   范丽华少年时期即酷爱文学,从小就练就了超越众多同龄人的文笔。1985年,19岁的范丽华开始在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随后的10多年时间里,她先后在《现代作家》《青年作家》等省级纯文学刊物上发表多篇(部)文学作品,其中,中篇小说《彩蓝》在圈内颇具影响,短篇小说《那年我们十七岁》入选市文联成立60年文集。2000年,范丽华进入自贡日报社当记者。短短几年,其新闻作品就获得40多个市级及以上奖项。当记者期间,范丽华也没有放弃对文学的偏爱。2017年12月,范丽华退休后追赶“时髦”,开始网络文学创作,并在纵横文学网连载奇幻小说《浊世权凰》。   2018年1月底,一位读过《浊世权凰》的文友,建议她向咪咕阅读投稿。咪咕阅读是中国移动旗下的网络文学阅读平台,非常重视作品的正能量及文学性,在网络文学领域影响甚大。1月31日,为不辜负文友的一片好心,她将自己

文学专区_文化教育_内容中心_新浪网

  余生也晚,结束时还不到10岁,赶上个的尾巴,没有见识过,只有从书上去了解他们的经历和生活,由于自己喜欢读书,特别对于那些当过的人们的读书状况也产生了一些兴趣。   一代处于一个特殊的年代,普遍没有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思想也大多受潮流影响,真正独立思考的人并不很多,但是由于那个年代普遍的失控和混乱,也使一小部分人因困惑怀疑而发奋读书,从而独立思考。从现在出版发表的一些文章中常可以见到一些一代人说自己受到那时内部出版的西方著作“黄皮书”、“灰皮书”影响的情况,这些让人非常感兴趣。   所谓的“黄皮书”、“灰皮书”是指前和期间为了反帝反修,内部出版的一些作为反面教材的西方文艺和理论书籍,目的是供领导机关和高级研究部门批判之用。其发行量极小,不讲究包装,按内容性质的不同,书皮分黄、灰两种,为文艺书,灰色为书。   这其中被提到比较多的是德热拉斯的《新阶级》,这本书的中心观点是说:苏联和“二战”后在一些国家中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与马克思、恩格斯所预言的、建立在生产力高度发展基础之上的主义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它只具有使得东方落后国家以集权的方式完成自己工业化的工具价值。它同样也是一个阶级社会,官僚阶级是这个社会中的统治阶级、压迫阶级、剥削阶级,同工人阶级、人民群众处于对立地位。一旦这些国家的工业化完成,这种制度将因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和集权统治的腐朽而被改变、被推翻。其中徐晓、丁东、魏光奇等人的文章都提到过这本书,我在10余年前听说过有这本书,可惜至今无缘一见,近日看了《沉沦的圣殿》等书和其他一些文章才知道这书出过两个版本,分别是世界知识出版社1963年版和中央政法委员会理论室1981年版,10余年前曾经在北京的校园里广为流传。这书写于50年代,较早涉及到主义的出路问

文学正道的人生描绘是不完整的

  ]那种所谓文学正道的人生描绘至少是不完整的。比如,《傲慢与偏见》宣言般地声称女人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嫁出去。这个说法如果成立,也仅仅是在讽刺的意义上。   年初去米兰,在大教堂广场边的圣保罗书店,见到刚刚上架的《零》。对于这本翁贝托艾柯的新小说,当时唯一的印象,就是篇幅比他以往的虚构作品短很多(写小说是件力气活,对于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先生,太不容易了)。至于内容就没法说了。斗大的意大利字,笔者认识不到一麻袋,只好等着美国的意语文学专家威廉韦佛,把书翻成英语。三十多年前,如果不是靠他的精到译笔,很难说《玫瑰之名》是否能有后来的广泛影响。同样的疑问,也适用于卡尔维诺。很多人相信村上春树的国际盛名,多少也要归功于他的英译者鲁宾。到底是国际通用语嘛。可一查才知道,韦佛已于两年前辞世。年末再到米兰,《零》已经如期成为作者的又一本畅销书,而它的英译本,也开始被大面积宣介。   新书来自老构思。多年前,艾柯在提到自己当初在《昔日之岛》出版后,曾经着手一部关于媒体造假的小说,但很快就放弃了。他怕其中的人物、情节会和《傅科摆》雷同,毕竟讲的都是米兰一帮码字为生的人。现在看起来,他的主意后来又变了。没变的是新作的主题这又是一个牵扯阴谋理论的故事。有阴谋就会有悬念,而有悬念自然就惊险。久经考验的叙事工具一定有它历久弥新的道理。小说里的房地产大亨,一望可知是在影射贝卢斯科尼。这个摩拳擦掌的家伙,除决心进军金融等肥肉产业的核心,还要左右高端媒体。他的集团旗下筹建一家叫做《明日》的报纸,目的就是要给自己的政敌扒粪抹黑。至少小说的主人公听到过这样的八卦。这个名叫科隆纳的中年大叔,年轻时辍学进入社会,做一点德语翻译,等到发现自己需要一份工作,新闻成了他屈指可数的选项之一,尽管还是自由职业者。但这并不是个靠谱的选择。   不同于正常报刊长线规划,这份新报纸的创办纯属短期行为。短到十二期试刊号之后自

文学是我们最可靠的人生导师!

12-09

标签: 导师 可靠 人生 我们 文学 关键词: 文学与人生
  更糟糕的是,你不由自主地被了:开始相信那些鸡汤里的道理,开始因为他人“光鲜亮丽”的生活感到焦虑。   另一半的你,回望自己的现实生活,却发现无话可说。如果你开始厌倦千篇一律的爆款鸡汤,想要从无处不在的焦虑中解脱,决定抓住一点真正值得珍惜的东西。   美国作家雷蒙德·卡佛说,文学能够让人意识到自己缺失的东西,“能够让我们明白,像一个人一样活着并非易事”。   谈及爱,你会想到,“老虎融化成黄油,春天里的小熊抱着一起打滚”;会想到“银河哗啦一下倾倒在心头”。   当我们遇到困惑的时候,总是习惯在网络求助。但你很快会发现,能在网上寻找到答案的问题,永远都是琐碎的,具体的,短时的。   但当你面临人生中那些无法逃遁的的大困惑、大悲伤时,这些回答并不能帮你解决问题,甚至让你越来越糟。   比如说,当你感慨自己时运不济、万事不顺的时候,不妨看看阿城的《棋王》,“棋痴”王一生用他对象棋的执迷不悟,告诉你哪些是人生中可以改变的部分;   《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平,以他对书籍的狂热,示范了一个普通人如何在有限的现实中找到自我更新的力量。   文学作品里,有你没走过的路,没经历过的事,没悟透的道理。在人生的某一瞬间,它们会成为一道光,照亮你的前路。   文学如酒 如茶,并非糖水天生适口。对好酒好茶的品鉴需要时日,对文学的趣味,自然更需要培养和学习。   文学阅读最接近于教育的本质:那是一棵树动摇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