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历史网 专题列表

儿童文学投稿要求的相关文章

中学历史网专题频道“儿童文学投稿要求”的相关文章,提供与“儿童文学投稿要求”的所有资讯,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让您感到满意!

投稿须知_界面新闻

12-02

标签: 须知 界面 投稿 新闻 关键词: 文章投稿格式
  2.界面为推送到界面新闻网站首页的独家首发原创稿件支付不少于人民币1000元/篇的稿酬。决定稿酬和额外奖励的因素包括编辑部评定以及读者评论、阅读量等数据指标;界面编辑部保留计算稿酬、支付方式等条款的更改权和解释权。   3.界面将组建撰稿人俱乐部,促进界面作者线上线.我们希望收到的文章是:针对宏观经济、科技、汽车、地产、证券、金融、投资、消费、工业、交通、娱乐、体育、文化等各领域和行业重大事件以及社会热点事件独到的分析或评论;与本人工作有关的值得被分享的内容;富有趣味性的原创内容。一般情况下,文章的篇幅请保持在1000到2000字之间。   6.我们不建议您发送的文章:新增有效信息有限的新闻资讯;带有攻击性色彩或侵犯他人隐私的文章;带有公关、广告、营销性质的文章等不符合相关要求的文章。   7.界面要求投稿者遵守界面用户注册协议,并对投稿所含文字、图片、视频、音频及其他内容的版权负责。否则,一旦因此引发版权纠纷,权利人提出异议,界面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删除相应内容。侵权责任由投稿者自行承担,如由此造成界面损失,投稿者应承担赔偿责任。   8.因投稿量较大,文章审核正常情况下需要两个工作日,时效性较强的文章,请在投稿后通过QQ、微信等在线方式或电话方式联系我们,我们将优先审核。   9.文章一旦上传界面,即视为许可界面专有地使用其作品;非独家、非首发文章一旦上传界面,即默认为许可界面免费使用。

投稿须知(2018年7月16日更新)

12-02

标签: 须知 投稿 更新 2018 关键词: 文章投稿格式
  三、稿件内容必须经本单位严格保密审查,并在稿件备注中予以确认,严禁将涉密或不宜公开的信息进行投稿,且稿件发布及被转载后不会引起负面影响。   四、稿件必须经本单位主要负责同志审核同意,涉及省、市、县各级领导干部讲话或书面内容(若有)须经当事人本人同意后才可投稿。   五、稿件中必须附有投稿单位(或投稿人单位)、联系人、联系电话、签发人等信息,详见审批单(见附件)。   六、稿件必须统一使用WORD软件编写。新闻动态类稿件控制在800字以内,可附1至2张图片;图片新闻类稿件控制在300字以内,每张图片需附文字说明;理论文章控制在3000字以内,综合论坛类稿件控制在1500字以内。   七、凡是带有图片的稿件必须统一在WORD文档中编辑,每张图片大小不超过2M,每篇稿件不超过6M,不得出现CA图标。   八、稿件投稿发件箱“发件人”必须是完整规范的单位名称如“xx省审计厅”或“xx省xx市审计局”或“xx省xx市xx县审计局”等;邮件“主题”写明来稿单位全称、稿件拟投栏目及文章题目,格式为“【单位全称】末级栏目的栏目名称——文章题目”,如【xx省xx市xx区审计局】地方动态——五项措施推进审计整改落实。

要求本科论文独创有些缘木求鱼

  关于本科生毕业论文,不只是“独创性”问题,更有需不需要存在的问题。不一定所有高校都取消本科毕业论文,但可以将是否写作本科毕业论文的权力下放给高校。   近期,由硕士研究生论文抄袭一事,重新引起大家对本科生毕业论文的讨论,尤其是关于“独创性”要求的讨论。   事情起因于澎湃新闻连续报道安徽大学历史系2007届两名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大面积抄袭,目前两人硕士学位已被学校撤销。由此让人联系到今年安徽省“”期间,安徽省政协委员、安徽大学教授高茜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取消高校本科毕业论文“独创性”要求的建议》。她认为,本科毕业论文的“独创性”水平是难以实现的,论文质量呈现下降趋势。   其实,这是一个被讨论多年的话题,虽然某些大学做了点儿改进,但整体而言没有实质性进展,尤其是在“独创性”上,更是流于形式主义。论文的“独创性”,别说对本科生,就是对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都是很高的要求。一名本科生,如果能逻辑清楚地讲明一个理论流派,或者结合某个理论流派分析说明一个问题,已经算是具有较高水平了。“独创性”不仅意味着,是自己进行的独立论文写作,还意味着必须有自己的知识创作,因为引用文献不能超过30%乃至更低,不少论文查重软件甚至将引用阈值设定在5%,超过即为抄袭。   这对一名本科生而言,有点缘木求鱼的感觉了。2014年,《劳动报》调查“你会花多少时间写毕业论文?”答案是,超过90%的本科生不到30天完成论文,有47%的学生甚至只用了不到10天。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论文有“独创性”,不是天方夜谭也相差不远。退一步讲,即使时间增加为3个月,出现&ld

儿童文学作家章红:别败坏孩子阅读的胃口

  究竟什么样的书才适合孩子阅读?什么样的书才能让孩子喜欢阅读?本期折痕专门邀请国内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章红讲述她的阅读观点。   章红的《放慢脚步去长大》等作品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儿童文学经典。自今年4月份“国际儿童图书日”和“世界读书日”以来,章红深入校园、图书馆、书城或书吧,做了十多场“踏上阅读之路,追寻纯真时光”系列公益讲座。在讲座中她一直强调的一个观点是,尽量让孩子保有阅读上的自由,在阅读上要走一条爱之路,而非义务之路。现代快报记者 郑文静   在章红的童年时代,书籍匮乏,找到一本书简直就是一个节日,她逐渐成了一个哪怕在地上捡到一张纸片都要看上一会儿的人。   章红囫囵吞枣地读了那个年代仅有的几本小说。“有一次我妈妈弄到一本《青春之歌》,满屋子乱藏,焉知我既晓得家里有一本小说,如何肯轻易放过,掘地三尺也务必找出。我妈最后也就无奈地妥协了。”有一次去同学家玩,五斗柜上有本书——《汤姆·索亚历险记》,章红拿起翻开。那个下午她再没有加入嬉笑玩闹,站在柜子边,一言不发看完了整本小说。   对于阅读的浓厚兴趣,使章红的语文课学起来毫不费力。小学时,老师给出一个词语让学生造个句子,年幼的章红可以洋洋洒洒用这个词语延伸出两页纸的完整故事。   章红的童年记忆,和她多年来作为一个儿童文学写作者观察到的,都让她相信世界上没有排斥阅读的孩子。“在识字之前,婴幼儿动用一切感官来感知这个世界;当他们习得一些文字之后,文字便成为了探索世界最有效的工具。年幼的孩子可能还没有成长为最好的读者,但他们一定是最热情的读者。”   章红的青春期,社会上还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观点,因此中学她念的理科班,

儿童文学作家:改编读物或成原著“毒药”

11-11

  随着“读好书,读经典”渐成风尚,众多的中外经典名著重新成为阅读潮流,名著改编版、压缩版更是层出不穷。对此,最近正在广州市的十六所中小学校推广“让阅读成为习惯”主题的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安武林认为,时下的名著改编版良莠不齐。   现在国内不少少儿读物都由世界经典名著改写压缩而成。记者在某大型网上商城搜索发现,四大名著改编读物有上千种,其中大部分是针对少年儿童的少儿版,例如某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青少版)就对原著情节,甚至一些经典的诗词曲赋进行大幅度删减,将120回减至40回,而博大精深的精神内涵就被缩成27个经典故事。对此,安武林说,现时改编读物的编辑团队素质参差不齐,不少改编读物打着便于孩子阅读的旗号盲目删减原著中的精华,使原著的文学性和知识性大打折扣。他认为,阅读是与生活阅历息息相关的,因此读名著的年龄不可提得太前。安武林这次推广的是其主编的《阳光女孩》、《和爸爸一起读》系列图书,这套书精选了曹文轩、沈石溪、安武林、伍美珍、郁雨君等我国当代儿童文学金牌作家有关母女之间、女同学之间、姐妹之间的故事。   安武林认为,家长应根据孩子的生理、心理发育情况选择合适的书目,也没必要一定选名著,“阅读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小学生没有一定的文学积累和文学鉴赏能力是很难吸收名著的益处的,例如《红楼梦》涉及复杂的男女感情纠葛,要刚到学龄阶段的孩子理解其中的思想内涵是有一定困难的。”孩子看了改编版后会认为了解故事情节就足够了,很难再有兴趣阅读原著。他说,“如果一开始就让孩子先接触改编版,孩子就会形成某种固定的思维判断,对原著也就失去阅读兴趣,这样得不偿失。”因为人在少儿阶段喜欢重复阅读,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会喜欢求异,对已经熟悉的实物很难再提起兴趣。   那如何挑选适合孩子的书目呢?安武林认为,

儿童文学家对话上海书展 低俗搞笑儿童读物被批

  童话故事 《丑小鸭》中的丑小鸭最后没有变成白天鹅,而是因为长得难看离家出走,最后变成了一盘烤鸭……近年来,不少家长反映现在的少儿读物华而不实,书店里豪华版、精装本泛滥、原创类少、语言叙述不流畅、泛“娱乐化”、错误百出等问题非常严重。昨天,在“传承与超越”新老海派儿童文学作家对话活动上,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秦文君、沈石溪、殷健灵、唐池子对此现象进行了热议。   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表示,现在路边有很多质量很低的“小人书”,特别是一些搞笑的漫画,如《老夫子》系列,乍看很有趣味,但没有多大意义,并不适合成长中的儿童阅读。 “我并不反对孩子们看些有图有文的书,有插图本身并不影响阅读本身,关键是这部作品要有阅读的意义。”作家殷健灵坦言,现在市面上有很多为了迎合孩子的心理而制作的不值得咀嚼的低俗搞笑读物。对于这类称不上是文学的作品,就好比快餐食品好吃但没有营养。她建议孩子们读书最好有大人的参与和把关,也可以听取一些阅读推广人的建议,对孩子阅读的书籍上做些良性的引导。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也建议: “家长给孩子挑选书籍时应严格把关、细心对待,注意分辨图书的出版社和作者等信息,挑选适合孩子成长学习的书籍。”(张骞)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儿童文学需要年轻一代新作家(图)

  随着国内文化事业的繁荣和儿童文学的发展,涌现出了越来越多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和作品,在为这些可喜的现象感到振奋和鼓舞时,我们也慢慢清醒认识到,儿童文学的创作和出版上仍有一些问题是无法忽视和回避的。曹文轩、常新港、张之路、沈石溪四位深受孩子们喜爱的儿童作家被称为“儿童文学四大天王”,他们代表着中国当代儿童文学创作中四种重要创作类型,探索追求儿童文学创作的美学高度、思想深度、题材广度与人性关怀的厚度,在近二十年的岁月中逐步成为一代又一代中国孩子阅读的新经典。然而目前儿童文学创作的中流砥柱仍为曹文轩这几位老一辈的作家,而表现亮眼和有较大影响力的青年儿童文学作家还比较稀缺,儿童文学创作有些青黄不接。   如何培养新一代的儿童文学新作家,是一个全世界儿童文学的重要命题。曹文轩说,现在很多儿童文学新人作家偏爱奇幻、幻想类作品,但是当我们在追求“想象力”的同时,更不能忘记“记忆力”,某种程度上来说,关于过去和历史的记忆的现实主义写作更为重要。曹文轩创办“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的目的在于鼓励和支持优秀的儿童文学新人新作,最高奖项奖金20万元,是国内当前奖金最高的儿童文学奖项。   作为曾获安徒生奖的国内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今年除了创作儿童文学作品《火印》外,还帮助多位青年新作家出版新作。在2014年举办的第一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中,青年儿童文学作家史雷的《将军胡同》、赵菱的《父亲变成星星的日子》、刘玉栋的《泥孩子》、星子的《艾烟》等六部作品在300余部投稿作品中脱颖而出,受到权威专家们的一致好评。本届图博会上,这些新作陆续出版,另外两部“青铜葵花”获奖作品湘女的《飞鱼座女孩》和杨翠的《镜子里的猫》稍后也将出版。   笔者

儿童文学不是小儿科写作者光“蹲下来”还不够

  中国童书市场进入第二个黄金十年,究竟怎样的故事才能打动人心?“儿童文学不是小儿科,光‘蹲下来’迎合并不一定能赢得小读者的心。”昨天第六届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迎来了周末大客流,多场阅读推广活动和论坛现场,都被父母和孩子围得满满当当。   儿童文学作家薛涛、彭学军在对话中谈到,高品质的“文学课”并不回避纷繁世间百态,作家在和孩子分享生活甜美果实的同时,不妨引导读者尊重生命个体差异,直面生死、苦难等现实话题。以安少社“薛涛大地·星空系列”为例,新书汇聚了自然、成长、励志等丰富主题,富有哲理与诗性的语言呈现出浓郁东北地域风格,是薛涛“故乡题材”作品的全景式展示。   “创作儿童文学,对文学作家来说,决不是闲笔余墨,也许难度更大,并不是人人都能写出同时让孩子和都能喜欢的作品。我对优秀的儿童文学一直心怀敬意,大地·星空的创作理念就意味着,既扎根土壤汲取养分,用童真的目光,不动声色讲述哲理,传达生命切肤体验,也要有仰望星空的想象力。有这对写作者要求极高。”在他看来,优秀的儿童文学,可以从幼儿一直读到老年,其艺术价值和思想深度决不在作品之下。   作家曹文轩发现,有一些作家在承认了儿童自有儿童的天性、他们是还未长高的人之后,提出“蹲下来写作”的概念,可是大量被公认为一流的儿童文学作家则对这种姿态不屑一顾,嗤之以鼻。比如,风靡全球的经典《夏洛的网》作者E.B.怀特曾说过:“任何专门蹲下来为孩子写作的人都是浪费时间……任何东西,孩子都可以拿来玩,如果他们正处在一个能够抓住他们注意力的语境中,他们会喜欢那些让他们费劲的文字的。”   国内作家

儿童文学家祁智为南京小学生上语文课娃娃变身“小蜗牛”

11-09

  课堂上,一年级小朋友吴同忍不住在地上学起了蜗牛爬。这一幕,发生在11月7日南京市南昌路小学的“乐韵讲坛:著名儿童文学家祁智老师专场”活动上。祁智给孩子们上了一节《小蜗牛》的课,吴同小朋友可不是调皮坐不住,而是真正进入了课文的状态,把自己想象成了“小蜗牛”,才去体验一下蜗牛慢悠悠的爬行状态。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编审、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江苏省作家协会祁智,和南昌路小学一(4)班的28位小朋友第一次见面,这位叔叔能“震”得住一年级的小豆豆们吗?   大作家自有妙招!祁智老师身穿一件冲锋衣走上课堂,手上还搭着一件西装。“我先给你们鞠个躬!”“好!”“你们来帮我选件衣服吧?”“不要那件,不好看!”孩子们表示,祁智叔叔身上穿的衣服好帅,就别换了。   简单的一问一答中,课堂氛围变得很活跃,“我需要用简单的方式与他们融合在一起。”祁智说,一年级的课程得慢,不能快!与一年级孩子融合在一起既是艺术也是技术,是教师需要掌握的基本功,一个老师基本功好,对集中小朋友的注意力很有帮助。   上课了!祁智老师没让孩子们打开课本,而是由他来为孩子们讲《小蜗牛》童话故事,他没有翻书却讲得声情并茂,这备课的深入度,引得台下的专业教师们竖起大拇指。这还不算让人吃惊,接下来他又要求孩子们闭上眼睛展开想象。而他又把故事给孩子们缓缓讲述。睁开眼睛后,小朋友们争着说自己看到的景象。小男生说,我看到了春天,小树发芽了!小女生说,我看到了夏天,树叶碧绿的,小蜗牛在林子里爬来爬去。这时,祁智老师抓住小女生的一句话:“小蜗牛在林子里爬来爬去?想一想对不对,爬来爬去?那是小蚂蚁呀,蜗牛有可能爬来爬去吗?

儿童文学不是低等的文学如何给儿童最好的童书?

10-24

  11月20日,中国上海国际童书展(CCBF)在上海世博展览馆开幕。作为中国第一个国际性的童书展,本届童书展吸引了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的250家知名童书出版及相关机构参展,也汇聚了海内外儿童文学创作和出版领域的业界声音。   今天,越来越多的出版社进军童书领域。但是,给儿童提供什么样的精神食粮,如何让儿童选择自己想要看的书,让儿童看到能够鼓励他们思考、成为更好公民的书,让儿童更好地理解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从理念到实践并未清晰。   “给小孩子写大文学。”这是著名儿童文学作家陈伯吹一生的文学主张。上海国际儿童文学阅读论坛就以此为主题,拉开本届童书展的序幕。   论坛上,与会嘉宾从各自的角度表达了童书出版应当更加尊重儿童、儿童至上的观点。“儿童应该获得最好的东西,儿童文学不是一种低等的文学,它和其他任何文学都是完全平等的。”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2014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年度特殊贡献奖”获得者帕奇·亚当娜说。   著名出版人、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原社长、2014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年度特殊贡献奖”获得者海飞对此表示认同:“作为文学可以由各个人生阶段分类,但不应该有大小文学之分。文学是出版的母体,和儿童文学不是小文学一样,童书出版是大出版。”   在帕奇·亚当娜看来:“儿童学是一门非常高尚的艺术,作者、出版商、画家看待儿童文学时应该知道这是非常大的挑战。我们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就是让孩子进行阅读,这对他们今后的生活是一种礼物。但是,要让儿童成为一名读者,或者帮助儿童成为一名读者,就需要我们给儿童最好的童书。”   超大城市72家央企薪酬改革户籍制度改革梁滨被秘密带走农村土地流转向华胜病逝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