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历史网 专题列表

人民文学官方网的相关文章

中学历史网专题频道“人民文学官方网”的相关文章,提供与“人民文学官方网”的所有资讯,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让您感到满意!

人民文学出版社60年的光荣与梦想

  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51年3月组建,4月即开始出版图书,新中国的文学出版事业由此开始。建社伊始,冯雪峰社长即提出“古今中外,提高为主”的出版方针。在这一方针的指导下,“ 中国人民文艺丛书”、“文艺建设丛书”、“苏联文艺丛书”等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首批出版物。前两套丛书收集出版了自延安文艺座谈会以来优秀的文艺创作,包括各种体裁的作品40 种。自1952 年起,又出版了“解放军文艺丛书”,汇集各类新创作及理论著作36 种。赵树理的《李有才板话》、李季的《王贵与李香香》、柳青的《铜墙铁壁》、周扬的《坚决贯彻文艺路线》等都在其中。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十分重视马恩列斯及同志著作的出版。结合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具体分工,1951 年8 月,由周扬主编的《马恩列斯论文艺》(重印时改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文艺》)同读者见面,这也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最早的出版物之一。此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又分别于1958 年、1959 年及60 年代先后出版《论文学与艺术》(重印时改为《论文艺》)、《马克思、恩格斯论艺术》(4 卷)、《列宁论文学与艺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单行本等马列文论著作多种。   50 年代,人民文学出版社以巨大的热情推动新文学创作,在重印已有佳作的同时,着力组织培育新的作家和新的作品,重印和新出版了《太阳照在桑乾河上》(丁玲)、《暴风骤雨》(周立波)、《保卫延安》(杜鹏程)、《林海雪原》(曲波)、《青春之歌》(杨沫)、《新儿女英雄传》(袁静、孔厥)、《野火春风斗古城》(李英儒)、《三家巷》(欧阳山)、《上海的早晨》(周而复)、《山乡巨变》(周立波)等,这些作品对促进我国社会主义文学事业的发展,对陶冶人民群众的情操,都产生了积极和深远的影响,

人民文学奖”诗歌奖颁盲人歌手周云蓬 奖金1万元

10-15

  “这首《不会说话的爱情》融合着人间的烟火与沧桑,又有脱尘出俗的清新与天真,对汉语精髓有着新鲜的理解与把握。作为一个盲人,这个世界对周云蓬来说虽然模糊不清,但他却纵意驰骋、行走无疆。”周云蓬的授奖词   “他的诗歌创作达到非常高的文学纯度。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恢复了诗歌具有音乐的部分功能。《人民文学》杂志主编助理邱华栋   11月3日,2011年度人民文学奖在中国现代文学馆颁出。最终评选的6个类型12篇作品中,既有国内文坛实力派知名作家方方、“中生代最重要小说家”骆以军,也有近期口碑甚高的青年女作家李娟,也有“80后”青年作家蒋峰。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盲人民谣歌手周云蓬因诗歌《不会说话的爱情》,获得本届人民文学奖诗歌奖。评委会认为,此次获奖作品的颁出,充分体现当前华语文学创作力量的多样性。   据中国作协官网公布,本次奖项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经过陈建功、徐坤、梁鸿等评委的认真讨论,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最终评选出12篇作品。此次评奖依照以前的惯例,评委会由3名作家、3名文学批评家和3名读者、媒体和出版界人士组成,评奖的范围是2010年11月到2011年10月间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发表的小说、散文、诗歌和非虚构作品。   今年长篇小说奖得主分别是方方(《武昌城》)和海飞(《向延安》),这两部长篇都被文学界认为是年内中国长篇小说创作的重要收获。   在中短篇、诗歌和散文获奖作者中既有地区中生代最重要的小说家骆以军,也有实力派诗人路也,年轻有为的王十月、李浩,还有“80后”标志人物蒋峰,这充分体现了当前华语文学创作力量的多样性。   尤其让人瞩目的是今年诗歌奖的获奖作者是民谣歌手、行吟诗人周云蓬。周云蓬凭借在自己失恋期间写下的诗歌《不会说话的爱情》拿下本届人民文学奖

人民文学》德文版第二期力推年轻作家

  ]“翻译过程本身就是一种跨文化的交流,所以对译者来说,要求对两种文化有相对全面和深入的了解,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翻译的比较标准和地道一些。否则,在翻译过程当中会出现两种文化的错位。”   继2015年《人民文学》杂志德文版《路灯》推出第一期后,第二期也于5月27日与读者见面。德文版《路灯》杂志的主编施战军表示,“《人民文学》德文版是面向整个德语区域读者的,尤其是面向有着深厚文学传统,至今仍然活跃的文学区域。”   5月27日,《人民文学》杂志德文版《路灯》引起关注暨中国-奥地利文学交流报告会在奥地利大使馆举行。第一期的《路灯》以思想为主题,选择了韩少功、李琦、林白等中国作家的作品,第二期则以徐则臣、晓航等年轻作家的作品为主。自英文版《PATHLIGHT》(《路灯》)推出后,《人民文学》已陆续推出法文、俄文、日文等版本,后面将继续推出西班牙文、阿拉伯文等版本。同时,此次活动也将聘请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孔子学院院长李夏德担任《人民文学》德语版顾问。   今年正值中奥建交45周年,《人民文学》杂志德文版第二期选择在中奥两国建交签署日5月27日出版,施战军这样说道:“我们的文学活动在今天举办,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学走在了的前面。”奥地利驻华大使馆文化参赞欧诺德也表示,“今天晚上的活动也可以视为是中奥建交45周年系列活动启动的一部分。”   1974年李夏德来北京读书,在他的印象里,那个时候没有介绍文学的书籍和出版物。后来他开始订阅了超过100种的介绍中国文学以及其他方面的杂志,也因此结识了包括王蒙在内的很多中国当代的作家和诗人。现在,他个人的藏书已经达到了11000册。   “42年来中国,我们当汉学家,或者是外交官,就是跟国外,特别是奥地利介绍中国几千年的历史。&r

人民文学》发表聊城作家马淑敏中篇小说《裸地

  近日,聊城作家马淑敏中篇小说《裸地》发表于《人民文学》2018年7期(总707期)。这是继留待中篇小说《镇物》、于兰散文《曲尘花》后,我市作家作品又一次荣登《人民文学》。   本次发表于《人民文学》707期的中篇小说《裸地》,作者笔下描写的是记忆,是经验,是情感,是关系,也是人性和无可摆脱的命运。它系在琴弦上,每句话每个片段都有浓郁的情感发出独特的跳跃之声。《裸地》所建构的母女关系是独特的,它让我们重新认识和审视,在人和人之间,在人性的幽暗区域,发生着什么、经历着什么,什么才是真实的可能。   《人民文学》创刊于1949年10月25日,是新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是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出版的文学期刊,由中国作家协会主管。主要刊登小说、散文、诗歌和报告文学等纯文学作品。《人民文学》是中国作家的摇篮,众多名家是从《人民文学》起步的。曾为《人民文学》创刊号题词“希望有更多好作品出世。”   马淑敏,曾用名马思蒙,山东东阿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东阿县作协。自2013年起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青年文学》《北京文学》《人民日报.海外版》《广州文艺》《新青年周刊》《北京纪事》《时代文学》等期刊报纸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等作品,作品被《散文海外版》、中国作家网转载;编著文化丛书《东阿阿胶文化》。曾获《青年文学》奖,作品三次入选《山东齐鲁文学年展》并获奖。(记者 朱华磊)

人民文学》意大利文版:期望不同文化间心灵对话

  《人民文学》杂志外文版如今遍地开花,日前,《人民文学》意大利文版《汉字》出版暨中意文学翻译研讨会在意大利驻华使馆举行。   《汉字》自2014年出版以来,已出版两期,分别以“方向”“时光”为主题,选用了铁凝、刘慈欣、麦家、王安忆、林白、宁肯等作家的作品。据《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介绍,意文版《汉字》注重中意文学交流中的审美共通性,邀请中意两国翻译家担纲翻译。出版《人民文学》外文版,译介中国文学,不仅仅是为了输出,更是期望不同文化间心灵的对话。当今的中国文学也在不断拓展边界,富于创造力的新一代作家在科幻、武侠等题材方面崭露头角,在以后《人民文学》外文版的选编过程中,也会关注到这些作家的创作,让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国文学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中国作家协会吉狄马加在致辞中说,中意文学交流从马可·波罗时代就已经开始了,从文艺复兴直至当代,意大利文学为中国读者打开了一个不同的文学世界。如今,《人民文学》外文版所做的译介中国文学的工作,同样有利于加深外国读者对中国文学和中国作家的认识,能够使外国读者深度了解中国社会的变化和我们民族真实的精神状态。作为诗人的吉狄马加,谈到意大利诗歌对自己的滋养,特别谈到了诗歌翻译,他认为诗歌翻译对于译者和诗人来说都是考验,从技术角度而言,诗人与译者合作翻译或许是更为有效的选择。   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处参赞史芬娜认为,文学是了解人类内心世界的工具,而好的文学翻译能让人感受到语言之美。在人与人的交流已经被社交网络所覆盖的今天,由翻译沟通完成的文学交流尤为可贵。正因为如此,翻译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但也是完美的工作。《汉字》是翻译的一个品牌,会帮助意大利人与中国人互相了解。   意大利驻华使馆文化处文学出版项目负责人李莎介绍说,每期《汉字》杂志都有一个翻译比赛,有100多个意大利学生参加比赛,

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 七堇年“青春三部曲

  渤海早报讯 (记者杨扬)继《被窝是青春的坟墓》之后,人民文学出版社日前再次推出了青年作家七堇年两部长篇小说《大地之灯》和《澜本嫁衣》的最新修订版,至此,七堇年的“青春三部曲”在人文社全部出齐。   七堇年是“80后”作家中罕见的严肃文学派作者,这位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19岁在津就读天津外国语大学期间创作出长篇小说作《大地之灯》,该书2007年一经出版,就引起文坛内外的关注。随后她佳作频出,本本畅销至少50万册,还曾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10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此次在人民文学出版社重新出版“青春三部曲”,七堇年逐章逐节进行了细致修订,并为三本书创作了新版序言。

人民文学》上的“某地行

10-08

  在当下的中国,即使是一个文学阅读者,很可能也已经与《人民文学》这本杂志久违了,但是,这并没有减弱它在中国文学界的地位。这本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文学刊物,由题写刊名,创刊于1949年10月,它与新中国同龄,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即已确立在国内文学刊物中的翘楚地位。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很多著名作家都在这本刊物上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它发表的作品和评论曾经在当代文学史上发生重要影响,《人民文学》因此而享有“国刊”的盛誉。   今天,中国文学的版图已经改写,特别是文学的边缘化,使众多文学刊物面临订户减少、影响力衰退的困境,《人民文学》也出现了这样的危机。即便如此,很多作家仍以作品刊登在《人民文学》上为荣,因为,在现存众多文学刊物中,《人民文学》仍享有别的刊物难以望其项背的江湖地位,它毕竟还是国家级文学刊物,对一些地方作家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最近几年,《人民文学》开始走出深闺,面向市场,它加厚了篇幅,成为国内不多见的一本大型文学月刊,这使它有条件可以一期发完一部长篇小说。它还曾经发表了在文坛上有巨大争议,但却为年轻读者追捧的青年作家郭敬明的小说,据说,这期刊物因为有了郭的招牌,而在北京的报刊亭里一抢而空。   《人民文学》与市场的接轨当然不止于此,翻阅近几年的《人民文学》,我们还经常可以读到由若干作家联合写作的散文随笔专题。仅以2013年出版的十二期杂志来统计,就可以看到,有十期杂志刊登了这样的作品。把那些专题的名称罗列一下,倒也蔚为壮观:“慈溪行”、“南水北调记”、“昆明行”、“丽水行”、“茅台行”、“海南农垦行”、“古贝春行”、“湄潭行”、“鄞州行&rd

人民文学出版社原社长陈早春先生去世|讣告

  中国党优秀党员,著名出版家,鲁迅和冯雪峰研究专家,作家,人民文学出版社原社长、、总编辑,《当代》杂志主编、顾问,《新文学史料》杂志顾问,第八届、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中国作家协会理事陈早春同志,因病于2018年7月2日8时04分在北京航天总医院逝世,享年83岁。   陈早春同志1935年生,湖南隆回人。他自1965年武汉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就到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至2003年退休。他在人民文学出版社主要领导岗位上任职14年,为人民文学出版社乃至中国的文学出版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逝世,是中国出版界和文学界的重大损失。   陈早春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8年7月6日上午10点在八宝山兰厅正式举行。陈早春同志千古!

人民文学》 推出英文版定名路灯

  本报讯(记者卜昌伟)昨天,《人民文学》杂志社对外发布,为扩大中国文学在西方特别是英语世界的影响,日前正式推出了《人民文学》英文版PATHLIGHT(路灯)。不过,PATHLIGHT的内容和编辑思路与《人民文学》中文版完全不同。   《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介绍,英文版运行初期计划以季刊形式出版,共160页,双色印刷。首期试刊共五个栏目:第一个栏目是本期重点推荐,介绍了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情况,包括张炜、刘醒龙、莫言、毕飞宇、刘震云的访谈、自述和作品片段;第二个栏目介绍了蒋一谈、七格、笛安、向祚铁、李娟等五个新锐作家的短篇小说和非虚构作品;第三个栏目是诗人新作,包括诗人侯马、西川、雷平阳、宇向、孙磊等人的诗歌作品;第四个栏目是压卷小说,发表了实力派小说家李洱的短篇小说《斯蒂芬来了》;最后是新书介绍,介绍了格非《春尽江南》、王安忆《天香》、贾平凹《古炉》等八本长篇小说。   李敬泽说,中国当代文学在欧美国家的影响正在逐步增加,西方读者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兴趣与日俱增,但是他们了解中国文学的渠道有限。不少人只对莫言、余华等几个作家比较熟悉,很多外国朋友迫切希望知道中国文学的新作者、新动向,《人民文学》创办英文版正是回应了这样的客观需求。英文版试刊号卷首语称:“它的名字叫PATHLIGHT,我们希望它像一盏灯,在中国文学 走出去 的路上提供光亮。”   《人民文学》推出英文版的举动,获得了业内专家和作家的好评。作家刘醒龙说,近年来,中国文学界大量新作品、好作品不断涌现,但没有一个向外推介的好平台,不能不说是遗憾。“仅仅依靠国外出版社、媒体来推介我们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取的。中国作家一定要有发出自己声音的平台,用自己的眼光评判作品、推介作品。从这个角度来看,《人民文学》英文版推出的意义就十分深远。”作家李洱说,韩国和日本主动推介本国文学的

人民文学》主编批青年创作弊端:长篇小说不忍卒读

  ]《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发现青年文学创作的诸多弊端:30岁以下作家的长篇小说几乎不忍卒读,“只能翻,不能读”;文学评论与创作的不对等令人失望;与蓬勃的其他文体相比,非虚构作品非常薄弱。   2012年网络作家富豪排行榜显示,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分别以3300万、2100万、1800万的版税收入居“网络作家富豪榜”前三甲。猫腻、无罪、南派三叔等年收入也已突破数百万。这些年轻的网络写手因拥有高人气、高收入被业内称为“大神”,网络文学创作也因此显示欣欣向荣的态势。然而在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和江苏省作家协会联合主办的“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文学奖新闻发布会上,《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却在初评中发现青年文学创作的诸多弊端。30岁以下作家的长篇小说几乎不忍卒读。在“紫金人民文学之星”评选中,施战军发现,尽管有大量的网络作品呈现出百万字甚至千万字的海量体积,但是“只能翻,不能读”。中短篇小说相对成熟,散文和诗歌创作储备力量之强大也出乎他的意料。   同时,文学评论与创作的不对等也令人失望。全国这么多高校,培养了那么多当代文学的博士,但是少有优秀的评论文章。施战军揣测,不知道文学博士生是否只忙于应对论文。当年吴义勤、何言宏、王彬彬、张新颖等在学校读书时就已经作为青年评论家崭露头脚,现在青年评论家却后继乏人。   施战军还注意到,近年来《人民文学》推出的“非虚构”栏目刊出了梁鸿、李娟、孙惠芬等作家的非虚构作品,在文坛引起广泛关注,但是在“紫金人民文学之星”的评选中,与蓬勃的其他文体相比,非虚构作品非常薄弱,只好宁缺勿滥。记者在发布会上获悉,该奖项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和江苏省作协联合创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