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历史网 专题列表

外国文学期刊排名的相关文章

中学历史网专题频道“外国文学期刊排名”的相关文章,提供与“外国文学期刊排名”的所有资讯,希望我们所做的能让您感到满意!

排名观察:大坂追平日本历史 王蔷创生涯新高

10-18

标签: 大坂 日本 新高 生涯 观察 关键词: 日本历史
  20岁的日本姑娘上周跻身中网四强,这也是她连续第三站打进这一轮次。一个月前,大坂直美在美网加冕大满贯首冠,由此首度跨进世界前十门槛;本周她更是刷新职业生涯最高排名升至第四,一举加入了TOP5俱乐部。   她成为了历史上第二位打进世界前五的日本女将,同时也追平了由同胞伊达公子创造的日本女子球员最高世界排名纪录。1995年,伊达公子凭借东京赛冠军、迈阿密站亚军、法网四强和温网八强的成绩首次来到这一高度,她总共在世界前五的位置停留了11周。   大坂直美上周接受采访时透露,她在今年法网期间和伊达公子聊过排名的问题,但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和前辈比肩。此外,今年美网和 印第安维尔斯站双料冠军也表示,她并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就,感觉还有亟待证明的东西。日本一姐因为背伤退出了本周香港站的争夺,稍事休整后将直接奔赴新 加坡。她有望在WTA年终总决赛首秀上超越伊达公子创下的最高排名。   大坂直美(+2 从第6位升至第4位):去年亚洲赛季,大坂直美几乎是铩羽而归。她在2017年最后七场比赛当中只赢了两场,世界排 名也从第40位跌到了年终的第68位。本赛季,日本姑娘实现了奇迹般的反弹:年初,她凭借澳网32强和迪拜站八强的成绩重返TOP50之列;紧接着,她在 印第安维尔斯站斩获职业生涯WTA单打首冠,排名瞬间逼近TOP20;下半年,一座美网冠军将她送进了TOP10大门;如今,东京站亚军和中网四强的表现 又把她带到了更高的位置,和同胞伊达公子并列成为历史上排名最高的日本女   贝尔腾斯(+1 从第11位升至第10位):除了大坂直美之外,本周还有另一位选手改写了本国的网球历史——凭借中网第三轮的成绩,今 年辛辛那提站和首尔站的双料冠军博腾斯首度叩开了前十大门。博腾斯成为了继舒尔茨-麦卡锡(1996年11月)之后,首位跻身TOP10的荷兰女将,也是

外国文学杂志集体进入了“寒冬”?

  老牌外国文学杂志《译文》经历过七年的风雨后终于走到了尽头——早报记者曾在今年4月率先披露《译文》可能于年底停刊——上周,最后一期《译文》悄然上市。上海译文出版社社长韩卫东昨天向记者表示,停刊并非由于经济原因,“关掉《译文》,集中力量做《外国文艺》。”而无论是刚停刊的《译文》还是勉强维系的《外国文艺》、《译林》和《世界文学》,这类外国文学翻译杂志都面临读者不断流失的尴尬处境   年初传出停刊消息,上月上海译文出版社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后一期杂志的组稿工作。发行量低、资金难以为继,一直是套在不少杂志、期刊头上的绳索,《译文》杂志停刊消息传出时,外界最初的猜想也是因为杂志每年带给出版社巨大的资金亏空。但《译文》杂志主编吴洪昨天告诉早报记者,杂志停刊不完全是经济原因。韩卫东则说:“《译文》创刊以来,它的发行量一直不大,为《译文》杂志,出版社已经贴钱那么多年,做杂志的钱还是亏得起的,现在才决定将杂志停刊主要还是出于出版社做杂志的策略原因。关掉《译文》,集中力量做《外国文艺》,将《外国文艺》做成专业翻译类期刊。”   《译文》全名是《外国文艺·译文》,2001年《译文》杂志创刊时,汇集了一大批海内外中青年名流学者和翻译家,“不少学者、作家、译者通过这个杂志聚集起来,这也是杂志这些年发挥的作用之一。”但同出一家出版社的《译文》和《外国文艺》在选题、定位上存在不少重合,而且《译文》和《外国文艺》之间还存在一刊二号的嫌疑。韩卫东表示,明年的《外国文艺》各方面都保持不变。   除了上海译文出版社主办的《译文》和《外国文艺》,国内较知名的外国文学翻译杂志还有《译林》和《世界文学》。   由译林出版社创办的《译林》定位与《译文》相比更通俗,《译林》编辑许冬平

外国文学杂志近期纷纷调高售价 最高涨幅达到50%

  上海译文出版社旗下的拥有32年历史的双月刊《外国文艺》新近改版,杂志定价从去年的每期10元飙升至15元。   由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主办的、有57年历史的《世界文学》定价更是超过了15元大关,达15.6元,而就在几年前,该杂志每期只要9.6元。   上海译文出版社副总编辑吴洪解释说,今年《外国文艺》的改版是一个大动作,光页码就增加了30多页,杂志也从大16开本变成小16开本,“所以价格也相应调整”。“杂志原先每个印张不到1元,而一般图书每个印张要2元钱才能收回成本。《外国文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吴洪坦言。   《外国文艺》涨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同属上海译文出版社的《译文》杂志停刊事件。虽然《译文》停刊并非仅仅是经济原因,但外国文学杂志的处境再次被摆到了读者视线之内。   近年来,外国文学杂志普遍陷入窘境,不仅发行量严重下滑,读者群也不断缩小。有人评论,涨价是外国文学期刊的一种自救行为。不过,更多人质疑:涨价的外国文学期刊会不会加快读者流失速度,成为“饮鸩止渴”?   吴洪坦言,涨价“基本不可能”扭转杂志社的颓势。但他也颇感意外,涨价后并没有出现“读者流失”,订阅量目前还是保持在每期3000至4000册左右。   《世界文学》主编余中先也舒了口气,“发行量还保持在1万册左右。”涨价对发行量的影响并没有显现。不过他仍然担心,“再涨下去,如果一年定价超过100元,可能就要流失读者了。”   “上世纪80年代,纯文学期刊曾经辉煌一时,发行百万份也不罕见。”吴洪介绍说,20世纪90年代后,《外国文艺》发行量从当初的10多万册跌至谷底的1万册左右。“现在肯花钱专

期刊看台中篇小说小说看台_新浪新闻

10-07

  《人民文学》1986年第3期发表了青年作家莫言的小说《红高粱》,32年过去,本期又发表戏曲文学剧本《高粱酒》。这是在“红高粱家族”之上的一次新的创作,并非旧瓶装新酒。首先,文学样式不同,剧本讲究在舞台呈现的各种要素——故事的戏剧性、对话与唱词晓畅上口的腔调等等——都与小说的叙述方式很不一样;其次,人物上有大变化,性格更鲜明立体,九儿和余占鳌都有了新意,余占鳌、麻风病人几乎走出了小说的原本形态,而小说中并未出现的凤仙和并非主要人物的刘罗汉成为主角;更重要的是,新的人物设置和故事以及新的呈现方式,让我们从语感韵律开始贴近了红高粱所种植、生长的土地、人间,并逐渐从主角的天地浩气、侠骨柔肠中真切动人地领略到民族精神的厚重坚实和英雄气概的硬朗正大。   曾经的科幻小说,也许可以概括为对未来的科技幻想,而如今的科幻小说则更关心科技对现实的指涉、遮蔽和改造,以及由此而来的让现实重新敞开的可能。因为高科技已经是生活现实的重要部分,所以这篇小说才富有现实题材小说所缺乏的鲜活“新现实感”,也因此具备更强的现实张力,借此唤醒我们实有的生存感受。   “村庄”这一体系,是中国农业社会古老文明的结晶体。在最近的数十年中,几千年来传承下来的乡村文明正在渐渐消弭,传统农耕文化意义上的村庄已快速地分崩离析。这部《村庄传》采用农村做七的方式,写了七七四十九章,分别对乡村人物、地理习俗、动物、植物、手工艺等做了词典式的描摹,既是对童年的深情回望,也是对田园生活和精神故乡的怀念和凭吊。   该作品生动地再现了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艰辛过程和感人故事,彰显了中国科技工作者为了国家科技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这样真实的事例才能催生人们的民族自豪感。   随着中国社会的变迁,江汉花鼓戏

期刊界的奥林匹克盛会”登场!湖南期刊谁主“C位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金秋九月,观潮君带大家北上“江城”武汉,去看一场“期刊界的奥林匹克盛会”。   你听说过中国刊博会吗?对它的印象是什么?目不暇接的期刊展示,精彩纷呈的读者活动,高端大气的行业峰会……这些,并不是刊博会的全部。何况,还有群星闪耀的“期刊湘军”强势参展。   不管你是专业观众还是普通读者,只要摸清“套路”、看清“门道”,都能在这场文化盛宴中找到自己喜欢的“那盘菜”,并有所收获。   第五届中国(武汉)期刊交易博览会开幕在即,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请带上观潮君整理的这份“观展攻略”,开启一段美妙的“期刊之旅”吧。   中国刊博会,全称为中国(武汉)期刊交易博览会。自2013年花落武汉,今年已是第五届。本届刊博会定于9月14日-16日在湖北武汉国际博览中心举行,为期3天,主宾省为河南省,分会场设在湖北省恩施市。今年正值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开局之年,在此重大背景下,本届刊博会将主题定为“新时代、新理念、新发展”。   本届刊博会共有52个国家和地区前来参展,参展代表团规模达60多个,同期还将举办第六届亚太数字期刊大会暨2018 中国期刊媒体国际创新发展论坛、2018 中国报刊发行高峰论坛(中国期刊“走出去”高峰论坛)、华中国际版权高峰论坛、第三届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高层座谈会、2018 中国教育期刊发展论坛、中国期刊民营发行业论坛、武侠武术文化产业高峰论坛等多场权威论坛,及2018 年度“世界杂志媒体创新报告”、&

期刊变迁产生文学新势(文艺观察·转型时期的文学期刊)(图

10-07

  “非文学媒体”对文学的侵入和汲取,导致传统文学媒体向“泛文学”“亚文学”化的“文化媒体”转型,这使散文成为新世纪最活跃的文学文类,同时散文也成为改造传统文学期刊最有力的力量   全媒体时代,必须重新审视文学和传媒之间的关系,意识到文学是在传媒之中。文学在传媒之中,首先的一个进步是像《青年文学》在上世纪末所觉悟到的:“文学活动的主体部分在于文学刊物,文学刊物本身就是一种主体行为。它不仅仅是文学作品的汇编,也不仅仅是发表多少部好的作品,关键在于它是一个综合性文本,是一种文化传媒。”仅仅意识到文学刊物是“文化传媒”还是不够,应该进而明了作为“文化传媒”的文学刊物是存在于整个大的传媒生态中。基于这样的前提,文学在这个时代,积极的姿态应该是不断被传媒改造,同时也改造着传媒,从而在新传媒里获得自己的生存空间。   新世纪媒体新变,“非文学媒体”对文学的侵入和汲取,导致传统文学媒体向“泛文学”“亚文学”化的“文化媒体”转型。这充分激发了散文探索性、生长性的文类潜能,使得散文成为新世纪最活跃的文学文类,同时散文也成为改造传统文学期刊最有力的力量。港的《十四家》、梁鸿的《中国在梁庄》《梁庄在中国》、王小妮的《上课记》、李娟的《我的阿勒泰》《冬牧场》、郑小琼的《女工记》、乔叶的《拆楼记》《盖楼记》、丁燕的《工厂女孩》,还有夏榆、桑麻、塞壬、雷平阳等人的作品,不是传统的“新闻”加“文学”的所谓报告文学,而是融合了个人经验,有着强烈的问题意识和独立思考的面向,这些作者也不耽于书斋,而

外国文学期刊《译林》全面改版

  2013年1月,外国文学期刊《译林》全面改版,这是该刊创刊34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改版。从形式上看,改版后的《译林》采用了大开本、新版式,并对杂志用纸进行了升级;从内容上看,改版后的《译林》原汁原味保留了《长篇小说》等品牌栏目,新设了更为活泼可读的全新栏目,并取消《译林·增刊》,将编辑力量全部投入新的《译林》。从去年传出改版消息,到《译林》真的以全新面貌上市,读者对此怎么看?   @人间并无VIP:《译林》2013年第一期纸张进行了更换,虽说新纸张看起来有一定时尚感,但并不适合文学刊物的印刷,感觉墨都很浮,没有被纸吃进去,所以字迹比较模糊,且纸张上有很多墨痕。文学刊物感觉还是应该使用非光面纸张,更适合阅读。   @江东波波:从第一期的《尼罗河上的惨案》开始,每一期的《译林》我都有,也养成了购买习惯,但最近几年只是购买,看得却越来越少了,因为可选择的海外通俗文学期刊太多。正当自己在考虑是否改变购买习惯时,《译林》改版了,十分期待!   @火把果新闻台:收到了2013年第一期《译林》,也是我的第60期《译林》,正好满10年。新《译林》改版了,宽幅,彩色插图,内容顺序全部调整,更大气时尚,就形式上看总体感觉不错。只是有些担心,这种纸张和印刷与之前的常规印刷不同,可能不利于长期保存,毕竟这不是看过就可以扔的时尚杂志。   @Happy_Lisacj:看了几十年的《译林》杂志今年改版了,本来是本较小众的外国文学期刊,现在拿到手仿佛是本时尚杂志,大开面,抛光纸,当然售价也贵了三成多。我觉得这样哗众取宠不妥,这种期刊读者主要还是看内容,像过去读的一些作品至今还回味无穷。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外国文学杂志能否再起飞

  本报讯(记者陈熙涵)有30年历史的《外国文艺》经过全面改版,2010年第一期日前推出。去年,其副刊《译文》关闭,《外国文艺》自身也销量低迷,所以这一次改版能否带来此类专业杂志的重新起飞,已引发业内人士的关注。在纯文学期刊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其主办方上海译文出版社社长韩卫东表示,出版社将坚定地给予杂志以经济支持,并将坚持其专业类纯文学定位。   改版后的《外国文艺》从大16开变成小16开本。内容设置包括“书话”、“译家之言”、“访谈”、“争鸣”等,更突出专题性,更关注当下文坛的动向。第一期“聚焦”版集中刊登了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的10多篇作品,全面反映其不同寻常的文学生涯,并设有布克奖以及往年诺奖作品的链接。另外有外国文学研究专家陆建德、林少华等人的文艺评论文章。除了文学精品、评论、名家轶事外,还包括新锐的影视、美术、摄影等国外艺术前沿的作品和思想介绍。   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纯文学期刊的境遇变差,《外国文艺》发行量从10多万册跌至1万册左右。现任主编吴洪表示,前卫是当初《外国文艺》的最大特点,刊登的很多作品都曾引起很大的争议。但1990年代后,介绍外国文学的刊物和渠道多了,文学流派该介绍的内容也都介绍了,所以要回复当年的影响力已很困难。   《外国文艺》创立于1978年,其办刊宗旨是介绍现当代外国文学作品,当年6月内部发行的第一期杂志刊登了《第二十二条军规》,并首次刊登了萨特的剧本《肮脏的手》,封底推荐的《走下楼梯的者》是国内出版物首次正面介绍的西方抽象艺术作品。   在1980年代初,该刊最早介绍了劳伦斯、萨特、纳博科夫、博尔赫斯、马尔克斯、略萨、艾略特、伍尔夫、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等数百位重要作家。这些西方

外国文学刊物“嗷嗷待哺

  本报讯(记者陈熙涵)《译文》杂志去年停了刊,这不免让外国文学爱好者对上海译文出版社旗下的另外一本杂志《外国文艺》的命运担心起来。日前,在上海译文出版社举行的《外国文艺》创刊30周年座谈会上,社长韩卫东表示,出版社会继续为杂志给予经济资助,它的生存不会有问题。   《外国文艺》杂志曾影响了一大批当代作家的写作。上世纪80年代初,杂志最早介绍了劳伦斯、萨特、纳博科夫、博尔赫斯、马尔克斯、略萨、艾略特、吴尔夫、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等数百位重要作家。上海作协主席王安忆表示,他们这代作家很幸运在那个年代通过《外国文艺》接触到了外国第一流作家和作品,“我们通过这些文豪汲取养分,而现在读者能接触到的信息太多了,反而不知道什么是好的”,“我们这一代是‘译文’的一代”,王安忆说。   然而,外国文学杂志自1990年代后影响力日益衰弱。据悉,《外国文艺》目前的发行量只有1万多册。上海作协赵长天在座谈会上呼吁:“政府的文化基金应该拨款资助专业期刊和文学期刊,现在的文化基金都投到了电视电影等市场化领域,政府应该有选择地给一些杂志补贴性资助。”

外国文学杂志“涨声一片

09-24

  最近,国内的外国文学期刊纷纷以涨价的方式,回答了自去年以来有关“窘境中的外国文学杂志何去何从”的话题。此次杂志提价幅度平均超过30%,很多读者认为,一本文学杂志要想走出目前的困境,单纯的涨价并非一条好的出路。对此,《世界文学》主编余中先解释,提价只是为了让译者的稿酬看上去更体面一些,绝对不是目的。   新年伊始,上海译文出版社有32年历史的双月刊《外国文艺》全新改版亮相,内容和装帧之精,让人不免觉得该杂志在朝“珍藏本”方向发展。当然,一切都是有条件的,杂志定价从去年每期10元飙升到现在的15元,涨幅达50%。无独有偶,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主办的有57年历史的《世界文学》,其定价今年也超过了15元大关,达15.6元,就在几年前,该杂志每期只要9.6元。   显然,涨价俨然正成为外国文学杂志的一种时尚,看到同行大幅提价,同为外国文学期刊“三驾马车”之一的《译林》也不甘落伍,很快,其定价便从12.8元猛增至15元。在这涨声一片之中,一些读者表达了他们的不满——难道涨价就可以使那些日渐式微的外国文学杂志重新过上80年代那样舒坦的日子?   使读者由涨价而联想到外国文学杂志在实行自救的,是去年的《译文》杂志停刊事件。虽然《译文》的停刊最后被认为与刊号问题有关,同时涉及到上海译文社内部内容资源的调整,但外国文学杂志的困境依然被摆到了台面上。别的不说,《世界文学》在改革开放之初是何等风光,其最高发行量曾高达30万册,其主编余中先昨天告诉记者,现在的发行量只有1万左右。而同样只有1万册的《外国文艺》,20多年前也曾达到过10万册。   不涨价行不行?《外国文艺》的执行副主编李玉瑶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如果以过去的定价可以盈利的话,我们又怎么会想到涨价?”这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