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历史网 » 千年之梦的泪 » 《遗梦千年》番外篇海棠泪(下)

《遗梦千年》番外篇海棠泪(下)

发布时间:2014-07-25 来源:中学历史网

百合 第三人称43178 2501 遗梦千年终成殇 变装小说 言情 正剧 嫁人 第三人称43156 ... 3089 至高女神传 变身小说 西方奇幻 正剧 未知 第三人称24737 3090 梨花下的海棠 变身...

⊙⊙番外篇 海棠泪(下)  见素来平和淡然的宇轩这般激动,许儿忍不住担忧地轻扯着他的衣袖,提醒他注意一下君臣之礼。毕竟,书桌后危坐的男子除了是他们的父王,更是统领整个神界的帝君。

  宇轩却似气急了,猛一挥手甩开许儿的忽微力道,咬牙切齿地道:“我——拒——绝——”

  宇衡不由得倒吸口气,难得地显出几分惊讶。

  虽然知道宇轩多少会有些排斥,但竟没想到他会这般反感,甚至丝毫不考虑自己所处的形势。这实在不像平日那个凡事皆成竹在胸,理智得让人几乎觉得残忍的七皇子。

  倒是宇世不动声色,甚至冷漠的眼中流露出几丝玩味的笑意。

  神帝似乎早料到他由此反应,只以指腹轻揉着两边额角,叹道:“宇轩,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哭着问孤要母妃的小孩子了。你也应该知道,在众多皇子中,孤最赏识的就是你和你三皇兄了。”

  虽然心中早已明了,可在听到神帝亲口说出时,宇世仍是心中一搐,不由得狠狠攥紧了拳。

  “孤知道,以你的聪明,要想在后宫立足确是轻而易举。但是,以你的抱负,该不会只要保持现状就满足了吧?”轻一扬手,神帝止住宇轩急欲出口的辩驳,“羽舞贤妃走得早,这些年虽然孤在暗地里护着你,但其实你也不好过吧。你要清楚,太子之位表面上是孤一人指定,而实际上,哪一任的太子不是在手足之血的浸染中产生的呢?”

  “为了神界的未来,这样的争斗,这样的牺牲,是必要也是必须的。然而,这场战争,可不是靠你单枪匹马就能取胜的。宇胤有幻莜淑妃的庇佑,更有淑妃多年来苦心培育的智囊团,以及长期经营的各方势力。且不说羽舞早已不在,即使她在,以她的低微出身和淡泊心性,也很难在这方面与之相较。所以孤才——”

  “你听不懂吗?我说我拒绝!”这样的现实,他所亲身体会到的,可比眼前这高高在上的神帝要深刻得多。但是他不能容忍,不能容忍他如此轻易就遗忘那个曾为他付出一切的女子!

  “胡闹!”神帝淡淡抿唇,不怒而威的气势令在场四神皆是一怔,“你这样子胡闹,只能给你母妃蒙羞而已。况且,孤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若你还有这个心,若你还想要这个帝位,水月贵妃便是个不可或缺的存在。”

  刚从惊疑中回过神来的宇衡又是一骇。

  父王知道!可是既然知道,为何他还要这么做?还要将宇轩推上战斗的最前线?逼他跟他们刻意回避了这么多年的宇胤正面对决?他明明清楚的,以宇轩温文表象下的冷酷偏执,若让他发现那个秘密的话,难保他不会把整个神界给掀翻了!……父王他,究竟是做何用意?

  冲圣座上的男子投去深深的一瞥,宇衡忽然觉得那双俊朗英气的眼中含着某种他所不懂的隐晦情感。隐在他精明睿智的眸光里的,是恍如劫灰的决绝。

  “什么胡闹?别在那儿随便打着母妃的名号!让她蒙羞的是你才对吧!你可以在她死忌未满就另立那个什么贵妃,我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母妃的一颦一笑!”宇轩狠狠一掌击在桌上,顿时,桌面显出一个深深的掌印,“她在你心目中就那么重要?重要到迎娶她时那样地迫不及待?重要到你连母妃最后的拥有也想一并送给他?告诉你,休想!不要说她是我最厌恶的女人,即使不是,我也绝对不会承认另一个母妃的!你还是死心吧!”

  “父王,为什么是宇轩?”冷不丁地,宇世幽幽扫一眼目露惊疑的宇轩,继续道,“既然他仍是个成天念着母妃的长不大的孩子,又何苦这般逼他?换句话说,这样的他,即使成功夺得了帝位,他又有那个能力统领整个神界吗?”

  “宇世!”一声惊呼,许儿不信地张大了眼,“不,你怎么能……”

  宇衡张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捏了把冷汗观战。

  宇轩那小子,为什么偏挑这种关键时刻钻牛角尖呢?希望宇世这剂猛药下得准。若能把他给震醒的话,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可若是震不醒呢?若他还是想不通,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你——”宇轩回眸,微微眯了眼。可那眼中透出的,分明是不信的光。

  “这不是你们自己决定的吗?”神帝颔首,笑容高深莫测,霎时打破了书房里紧绷的气氛,“你和宇衡,不是早就决定要追随宇轩了吗?说实话,就连孤也很疑惑。虽然这小子看上去一副聪明相,可骨子里的倔脾气可是连孤都有些吃不消呢。真不知道你们这是什么眼光。”

  宇世微微一笑,方才眼中的阴贽挑衅也随之消散。他毫不在意的摊摊手,表示自己对此也很无奈。

  宇衡见状,终于松了口气,调侃道:“或许是我们太闲了吧,才硬塞给自己这么个大麻烦。”

  神帝龙颜大悦,狂肆地大笑数声,道:“看来孤真的是老了,越来越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想法了。”

  你老?骗鬼去吧!

  四位新神盯着他精光乍现的英挺容颜,同时腹诽。

  “好!”敛去笑纹,神帝凝一眼犹有几分抗拒的宇轩,冷颜道,“逸贤宫,七皇子端木紫辉·宇轩听令。因汝生母早逝,孤泯汝寂怜,特令幽贵宫水月贵妃代汝母妃之责,视汝如己出。不容有异。还不快叩头谢恩?”

  轻哼一声,宇轩象征性地再瞪他一眼,一掀衣摆,直直跪下:“谢——父王赐母之恩。”

  不在意地摆摆手,神帝似乎有意逗他:“不用谢了,知道孤的心意就好。你们都出去吧。”

  

  “这样好吗?”待几位神人鱼贯而出,书房边上蓦地水光浮动,空气中渐渐突起一个清瘦飘然的人形。

  神帝受不了地皱皱眉,叹息道:“莫言,你怎么就这么不喜欢走正门呢?”

  瞟一眼庄严古雅的玄木门,莫言眉都没动一下地淡然道:“众神皆由正门入,吾若从之,无个性也。”

  “唉,你——”看着他清冷中隐着绝然的双眸,神帝只得无力地摇头,“没什么不好的。孤只是完成她的愿望而已。这样,她也该可以瞑目了吧。”

  莫言沉默,深深地看他一眼。

  当年羽舞贤妃为之魂飞魄散之时,他便已清楚,神帝的心已残缺了,随着那个他唯一爱过的女子,飘零得仅剩如今的空壳。他本来也有过奢望的,期待着漫长的时间终能将那伤痛淡化。可如今看来,恐怕只要他还存在,就永远也舍不下对她的思念罢。

  “圣上,水月贵妃那边……莫言担心您给的权限太过宽泛。”稍一牵眉,他又想起那名神力太过出众的新神。

  “你是说孟蝶?”神帝微皱了剑眉,喃喃道,“她的力量的确有几分诡异。孤在位千年来,从未见过一个神有如她般的神力。且不说她在天池中的种种出人意料,单是她能屏蔽以历代先神之力加持的水镜,孤就觉出她的不凡。”

  “这样的例子,莫言记得久远以前也有记载。”神官抬手出掌,缓缓在空中游走,竟凭空浮出些难解的文字,“不过,那半神与之相较,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啊,你是说那个‘密约’。”神帝一手支头,笑他的多虑,“你也知道她是‘半神’啊,那种事,怎么可能?”

  沉吟半晌,莫言讪讪地将一切恢复:“……但愿是莫言多心了。”

  “不过,你也不必太挂心。孤虽然将宇轩赐予她,同时,也算是让宇轩去牵制她。”神帝眸中闪过一抹算计,笑容格外狡诈,“如果宇轩的头脑够用的话,他绝对会隐藏宇衡那几枚暗棋。到时,即使水月想利用宇轩做出什么大的举动,宇衡他们也决不会坐视不理。反过来,为了达成她的目的,她最终会不得不力挺宇轩称帝。跟幻莜淑妃那场硬仗,还非得她出场不可呢!”

  见他如此自负,莫言禁不住白他一眼:“这般机关算尽,你就不怕到时‘画虎不成反类犬’,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你——”神帝愤愤收起满腹计较,不满地瞪他一眼,“你说什么呢?什么‘画虎不成反类犬’?以孤才学,还需要模仿别人吗?”

  刚才的不就是吗?以前就喜欢学莫冷那腔调,只可惜每次都变调。

  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还知道,收起腹诽,莫言冷冷道:“……圣上英明,确然不需要。”

  起身,神帝缓缓绕过案桌,负手而立。

  他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来,神界中的明争暗斗越发激烈,甚至渐渐已开始动摇神界原本坚定不移的根基了。这次太子之位的争夺是个难得的契机,他如此苦心安排,便是希望能借此机会令神界彻底稳定下来。否则,以神界如今这种貌合神离的状态,他实在很担心,众神能渡过那个可怕的劫难吗?

  “众神的黄昏……”神帝眼中黯然,喑哑的音色包含了太多的无力。

  

  远远的一抹纤细身影,紫霞雾衫衬得她淡金的长发宛如飞瀑。仅是远观,已有袭人的清逸出尘。她正傲立于繁花丛中,静默的如玉容颜含几分不可触碰的凛然,秀眉轻颦,朱唇微启,双眸犹闭已是令神也倾心。

  小蝶沉醉在眼前如画的美景中,忘却了心跳,忘却了言语,她只觉心中莫名涌起的热流竟比彼时圣光所引发的更为炽烈。

  那——就是她的母亲呵。她三百年来不断在心中摹画的母亲呵!  

  “出来吧。我知道你来了。”女子的音色清婉精致,令她深深眷念,只贪婪地想要听到更多。

  “啊,我……紫阳山孟蝶,参加贵妃殿下。”竭力压住心底不断沸腾的慌乱,小蝶得体地施礼。

  “起来吧。”水月深深凝视着那张蒙了轻纱的脸,却被她眸中灿然的金光灼痛了眼。

  雅致清甜的花香随风漫溢,引得蝶儿也跟着痴狂。然而,她们却是沉默,漫长而无边地沉默,逼得小蝶原本就躁乱的心跳更加肆虐。

  “你……在那儿过得好吗?”狠狠闭上眼,水月企图以此隔断脑海中那道戏谑目光。她知道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可是惟有小蝶,惟有小蝶……

  “呃,……很好。”小蝶浅笑着低下头,无力地陷入心中蓦然涌起的浓稠甜意,“杏儿……就是跟我一同住在那儿的半神,她很照顾我。”

  “是吗?那就好。”这般的美好呵,这便是她的孩子,如花瓣般娇嫩而无邪的孩子。她,真的忍心再一次放手吗?

  悠然抬头,小蝶无意闯入水月含着浓浓宠溺的眸中。她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可她记得,从杏儿的眼中,她也见过同样的色泽。那种令她心中温暖的色泽。

  真好。果然,杏儿是对的,杏儿没骗她。

    “那个,无尘……啊,我是说父亲,他让我在见到您的时候告诉您,他会一直留在地府,他要一直记得这一切。还有,他从来没后悔过。那个,……上次见面的时候有些仓促,我没机会说。”

  语调不稳地说完这番话,小蝶几乎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天,怎么在母亲面前,自己竟是这么丢脸,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水月不由得牵唇一笑:“我知道了。”

  几乎溺毙在她那乍现的温柔里,小蝶心中一动,轻声道:“无……父亲他,贵……母亲您是爱着他的吧?”

  

  微微一怔,水月猛地张开眼,撞上的却是记忆深处中那束被封印的惊恐视线。

  “呵,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爱上他?爱上……一个人类?”

  不!只有小蝶!她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丝毫伤害!只有小蝶,她一定要好好的!

  “耶?”小蝶不信地睁大了眼,却被水月的漠然狠狠刺伤。

  “听不懂吗?我根本就不爱铁无尘,他不过是个太过刚好的存在。”

  是啊,太过刚好,为了拥有小蝶,她利用了他。而灵筠,她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她便令她彻底疯狂!她不允许一丁点的意外,她不允许任何可能威胁到小蝶安危的存在。

  这便是她现在唯一的所求,为此,她愿意不择手段。

  “而你,则是意外。”她命令自己笑,尽管她的心已疼到滴血,“小蝶,你知道吗?你实在让我很为难呢。你不该出现的,从一开始就不该的。你也知道的不是吗?我是贵妃啊,这般高贵的身份,岂容得下你这样的污点来呢?你说是不是?”

  可如今那乖巧的“傀儡娃娃”竟也长出了爪牙,竟也想要伤害她的小蝶。于是,她不得不在再一次地将她推开,将她逼到安全的地域。直到她能再一次拔光那傀儡的牙!

  “……污点?”小蝶美丽的眼睛失了焦点,失了生机,只颓然地大睁着。

  “没错!所以……不要再来了,以你这种身份,只会玷污了我的声誉。懂吗?”

  拜托!不要再露出这样的表情,她怕自己会不忍心地将她狠狠拥住!可是,这样的话,她的小蝶说不定会因此而零落成一堆破碎的蝶羽。不!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玷污……不……”最后一次地挣扎,她鼓足了勇气想要喊出自己的心声,“可是,母——”

  “不要叫我母亲!我根本就不是你母亲!我根本就从来没爱过那个人类!他在我眼里不过是个连蝼蚁都不如的存在!还有你,永远不要让我在这圣殿里再见到你了。”

  至少在那威胁还存在的时候,小蝶你就乖乖呆在紫阳山,呆在神界边缘的那片净土吧。

  “永远……永远不要再见到我……?呵呵,原来……这就是你想说的吗?原来我竟是这般让您蒙羞吗?是不是?”

  脸上那粘粘的湿意是什么?唇角那苦涩的滋味是什么?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裂开了个大洞,一个无论如何都填不满的大洞?为什么?谁来告诉她,这一切究竟是什么?

  “没错。听懂了就走吧。”水月转身,头也不回地决然离开。

  拜托!一定要原谅我!原谅我不能冒着彻底失去你的危险温柔地拥你入怀,拜托——

  晶莹透亮的泪滴滑下,沾湿了那张精致魅惑的绝世容颜。天可怜见,地可怜见,甚至盛放的

[1][2]下一页



女子略一怔愣,旋而将目光投注到不远处一树纷繁热闹的海棠花上,唇角却牵得几分生硬... 练化千年灵芝令其子服食,命心腹将深厚法力输予其子之身早已不是什么奇闻,更有甚者...

提供遗梦千年番外篇 海棠泪(下)阅读.《遗梦千年》为忘川之心原创首发于小说阅读网.阅读《遗梦千年》最新章节、《遗梦千年》全文免费 ,欢迎您到小说阅读网

第四章 往事录(一) 第五章 往事录(二) 第六章 往事录(三) 第七章 往事录(四) 番外篇 海棠泪(上) 番外篇 海棠泪(中) 番外篇 海棠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