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历史网 » 烹饪美学 » 无法烹饪的美学大菜

无法烹饪的美学大菜

发布时间:2014-06-13 来源:中学历史网

看看下面版那个适合你。-----------------http:///recipes/fore/chinese/home/index.jsp 中国烹饪网。参考资料:http:/// -------------------------------


杨曾宪()翻阅98年11期《新华文摘》,在题为《新时期文艺学二十年》的
座谈会纪要中,高建平先生的一段话引起我的注意,兹照录如下:
“前几天在贵阳召开的‘百年中国美学学术讨论会’上,有人在发言
中提出要融合东方和西方、传统和现代美学的一切优点,建立有中国
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当时,有听众提出这样的问题,有没有可能
融合川菜、鲁菜、粤菜、淮扬菜等菜系,再加上西方各种菜的优点,
而调出一种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美学大菜?也就是说,美学发展
前景是搞一个统一的无所不包的大体系,还是让各种思想形成百家争
鸣的局面。美学如此,文艺学也是如此。有没有必要、有没有可能搞
一个包括万象的文艺学。这显然是事关文艺学发展的一个重要课题。”
之所以对这段话发生兴趣,是因为笔者就是文中所提到的那位“听众”
.由于当时是即席提问,凑热闹的成分多,事后便忘却了。感谢高建平
还记着那个比喻,并将其存录下来,重新唤起我对这个问题的反思。
其实,“大菜”的比喻虽是现场抓来的,但我对这个问题思考却
有些年头了。高建平提出的有没有必要“搞一个统一的无所不包的大
体系”的问题,对当代中国学者来说是不成问题的。中国学者大多怀
有这种“大菜”情结,总希望在所有学科领域中都创立这种带普泛指
导性的“马克思主义XX学”,美学界也不例外。试想,如果谁能把握
这样的“马克思主义元美学”,解开美的所有奥妙,指导人类所有的
审美体验,那本身该是多美的一件事啊!因此,问题只在于是否有这
种可能。
八十年代初,当笔者进入美学领域,“野心勃勃”地试图建立自
己的美学“体系”时,也曾怀有这种“大菜”情结。我同传统美学研
究者一样,也将中外古今美学家、哲学家、艺术家任何一句关于美的
本质、美的规律的话语都视若神启,总希望将它们相互通约公度,发
现美的本质奥秘,归纳出美的普遍规律,建立起一个继承前人、涵盖
当代的美学体系。当然,这个体系也应冠以“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名
义。但若干年下来,一次次地碰壁,迫使我返回头来思考这样一个问
题:自己的失败可归因于才疏识浅,本无足道,但为什么许多著名学
者毕其一生之力也没实现这一目标呢?用杜撰的一句“名言”概括就
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不知终点是起点。诚然,美学本身就带有悲剧
性色彩,前人的悲剧命运是值得尊敬的,但作为后来者,毕竟该反思
一下了,不能再长期陷入这种悲剧命运而不自知、不自觉。要知道,
悲剧是不能重复的;重复的悲剧只能是喜剧,其结局必然是美学的自
我消亡——当代青年学者,谁愿意再在这种没有前途的学科上为一些
已经变得滑稽可笑的问题耗费几十年的精力呢!
正是这种反思,使我终于明白了,那种试图烹饪美学“中西全席”
的想法只是一种理论乌托邦,而产生这种理论乌托邦的重要原因是我
们对美学学科性质的误读。我们总认为人类历史上存在一个统一的美
学学科,而这个美学学科又属于社会科学。社会科学既然是科学,追
求的自然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泛真理,美学家的使命就是发现
和概括这些真理。问题是,人类历史上存在过这样一个“美学”学科
吗?今天,被视为美学主体或经典美学的恰恰是最不具有社会科学性
质的人文哲学美学,而这些人文哲学美学,还往往不具有独立的学科
性质。“古典和近代哲学家们,之所以都钟情于美学、都钟情于诗学,
实际上并非对纯粹美学的热心,而是因为,美学是他们思辨苦海中的
一叶扁舟、灵魂索道上的一根青藤。只有凭籍它,哲学家才获得思辨
的自由、才能进行自由的思辨;只有抓住它,哲学家才能寻到自由的
灵魂、才能体验灵魂的自由。试想如果撤去这叶扁舟、砍去这根青藤,
黑格尔、康德、尼采、海德格尔等伟大的哲学家,其思想、其体系是
否还能建立,还能称得上伟大,是大可怀疑的。正因如此,对于这些
哲学家所论之美、所下美之定义,是切不可胶柱鼓瑟地理解的,更不
可脱离其固有哲学体系去宽泛操作机械套用的。须知,那扁舟那青藤
都属于那特定的哲学灵魂,并不是随人都可乘坐或攀援的。”(拙著:
《审美价值系统》序言,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3月出版。)
这里所涉及的实际上是对人文哲学美学性质的认识。我所谓的人
文哲学美学包括西方的思辨美学、诗化美学,也包括中国传统的诗学
美学,它们或是“客观”超验的概念建构,或是“主观”体验的情感
表述,但都是特定人文哲学文化背景中的封闭性话语系统,彼此虽可
以共存,但却无法通约。如果还以“大菜”为例的话,人文哲学美学,
便好比中西不同的餐饮文化,好比不同的菜系,其特色既产生于也保
持于特定的饮食文化中。因此,中餐的“话语系统”到了西方餐饮文
化中,或西餐的“话语系统”到了中国餐饮文化中,“失语”都是必
然的。多少年来,很多学者一直在努力实现古文论的现代转化,实现
西方文论的中国化,但收效甚微,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它们本身的话
语系统是自足的,象中国的意境说与西方的典型论原本不是一回事一
样。
换句话说,同样“美”的“话语”,在不同时代、不同民族、不
同派系的人文学者那里,其语义所指、逻辑意义、哲学内涵是大不相
同的。依靠这样一些“食性”、“口味”、“质料”大不相同且相互
抵牾的“美学”素材,要想烹饪出古今交融、中西合璧的美学大菜,
就象将“川菜、鲁菜、粤菜、淮扬菜”与西餐调和在一起,制成大拼
盘,只能是不中不西,不南不北,最终什么菜也不是,苦涩难咽。正
因如此,那种将中外古今美学融为一炉,建设所谓“马克思主义美学”
的“大菜情结”到了该消解的时候了。
那么,这是不是说,美学不可能揭示普泛规律性呢?当然不是的。
既然审美现象存在,那就应当有相应的揭示普泛审美规律的美学,只
是这种美学不是目前视为正统的人文哲学美学,而是社会科学美学。
从理论上讲,这样的美学可以也应当从古今中外美学中吸取素材,但
它却不依附任何特定的哲学或诗学,也必然失去人文美学的生动与玄
奥。这是一种理论提纯的代价。如果说人文美学可归属“烹饪”学的
话,那么,社科美学就是“营养”学,它不是要烹饪美学“大菜”,
而是要从对各种菜系的营养规律进行总结;这样的规律可能是放之四
海而皆准的,但却失去具体菜肴的“色、香、味”,而只剩下葡萄糖、
维生素和胺基酸之类的“营养”要素。这样的美学决不是归纳融合出
来的,而是靠理论模式抽象提炼出来的。如果说要建设马克思主义美
学的话,它也只能是这种社会科学美学。
遗憾是,我们一些学者,一方面常年在马克思主义美学旗号下从
事着哲学美学研究,另一方面却没有足以与西方现当代哲学相抗衡的
自己的哲学背景,于是,所搞的哲学美学既非“马克思主义”,又不
是西方美学,还失去了中国传统美学的特色,结果,便只有危机一途,
以至于有些中青年美学家竟尖刻地发出“经典美学没有用”的极端之
论!这就是笔者希望用“大菜”比喻,解构这种哲学美学和化解这种
美学危机的动机。实际上,作为社会科学美学,是不存在危机的。笔
者从十多年来对社会科学美学的探索中体验到,在这片全新的美学天
地里,美学家们驰骋的天地宽着很呢!

彼此虽可 以共存,但却无法通约.如果还以“大菜”为例的话,人文哲学美学, 便好比... 素材,要想烹饪出古今交融、中西合璧的美学大菜, 就象将“川菜、鲁菜、粤菜、淮扬菜...

无法烹饪的美学“大菜” http:///INFO/Study/FreeThesis/TeachingThesis/LanguageTeaching/23270611215351683053950.html 美式烹饪 http://www.zk168...

杨曾宪,1948年出生于青岛,山东即墨人。1967年文革中高三毕业。1969年开始在... 《面临危机的选择——中国艺术民族化现代化系统论稿》。另外,发表美学论文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