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二妻》17

发布时间:2014-07-16 来源:中学历史网

提供一夫二妻2阅读.《一夫二妻》为厚皮瘦骨兔原创首发于小说阅读网.阅读《一夫二妻》最新章节、《一夫二妻》全文免费 ,欢迎您到小说阅读网

⊙语-文-网中网阅读⊙17  (五十一)

  这个新年,本来特别喜欢家庭聚会的一大家子人,相互之间走动明显少了很多。

  初九天去垭口给张富贵扫墓的时候,一家人才又聚在一起。

  孩子们对于聚会总是很高兴的。

  大年30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在他们心里好象没有留下什么阴霾。

  张正、张蓉和林清几个大一点、已经懂事的孩子,自然懂得回避这样的话题。

  一路上,他们带着弟弟妹妹们放着炮仗,嬉笑不断。

  孩子们天真的笑声,以及相互间纯真的感情,对于稍显沉默的大人或多或少有些感染力。渐渐地,大家的话匣子打开了。

  表哥张正一路领先,不时悄悄地在路边田埂上埋下几颗炮仗,惹得后面的人尖叫和笑骂,气氛终于活跃起来。

  林清掺扶着李玉真行进在队伍中,看着妈妈、小姨、二姨和舅妈她们亲切地交谈,爸爸、姨夫和舅舅们也在聊天,心里觉得轻松了不少。

  看来,确实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到底是同天不同地的亲兄弟姐妹,天大的事情也过得去。

  只是,林清心里始终还是有些担忧。

  这么多年了,从没有发生过矛盾的兄弟姐妹之间,一旦开了头,还能象以前那样亲密无间吗?

  不过,林清知道,就算是完全亲生的兄弟姐妹也难免发生矛盾的,牙齿和舌头还有咬着的时候呢。

  可是,妈妈他们毕竟是个特殊的家庭啊。

  至少,林清现在也开始懂得在这个家说话做事要三思而后行、要察言观色。

  那么,妈妈他们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又何尝不知呢?

  这是否意味着,多年来,大家都谨小慎微地克制着自己的言行,努力维护着这个家庭表面上的一团和气呢?

  就算是表面现象吧,林清都真心地希望大家能一直这样维护下去。

  亲人之间,毕竟血浓于水啊。

  (五十二)

  可是,事情的发展变化有时候真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1996年的四月,李玉真突发脑血栓,中风病倒了。

  恰好林清的奶奶也病了。

  张家美手忙脚乱。

  经过抢救,李玉真脱离了生命危险,却成了偏瘫,只能终日躺在床上,全靠人照顾。

  因为奶奶住到了林清家,李玉真出院后只能另寻住处。

  张家强一家住在城郊的一个厂矿里,进城很不方便。

  张家秀家楼层很高,房子又小,也不适合此时偏瘫的李玉真居住养病。

  经过商量,大家决定让李玉真回老宅住。

  张家强一家搬家后,属于李玉真这边的屋子一直是空着的。

  李玉真回到了老宅,张家美和张家秀请了一个保姆专门照顾母亲。

  还住在老宅那一边的张家生两口子正好下了岗,平时也帮着照顾李玉真。

  外婆中风住院后,林清专门请假回家看望过她一次。

  当时李玉真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半边身体完全是麻木的。

  看见林清,李玉真显得有些激动。

  一大家子里面,林清是唯一一个在外地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清不但是李玉真带大的,还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感情特别深。

  可惜李玉真跟当年自己偏瘫的父亲一样,已经说不清楚话了。

  林清唯一庆幸的是外婆还活着,活着就有慢慢治愈的希望。

  林清当时认为,死亡离外婆还远。

  可是,返回学校还不到两周,张家美就打电话告诉女儿,李玉真去世了。

  林清是从C市一路哭着坐车回到L市的。

  在心里,她太替外婆不值了。

  一辈子就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

  眼看着大家生活在逐渐好转了,李玉真却没有福气享受,就这么去了。

  当林清坐船过河,来到垭口的四舅公家,看到停在堂屋里的棺材,见到仿佛熟睡的外婆的遗容时,忍不住跪在地上放声痛哭,以至于晕倒在棺材前。

  林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小姨张家秀正守在身边。

  “小姨,外婆不是已经好转出院了吗,怎么又突然病情加重了?”对于李玉真的去世,林清觉得太突然,太不能接受。

  “这要问你那个外婆。” 张家秀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就象要喷出火来。

  “什么?你说什么?!”林清猛地坐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

  “还不是因为你小舅。他一直希望你妈能谅解他。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还在外面到处骗钱。而且骗的都是熟人,好多还是你妈妈的朋友。别人最后一追债自然又找到家里这些人。你妈为此更无法原谅他。有天他把你妈惹急了,你妈就说再不认他做弟弟,他的事情从此以后与自己无关。结果第二天,你那个外婆就跑到老宅,在你三舅家住下来。她在院子里又哭又闹的,含沙射影地骂你妈,说她绝情。后来又话里有话地骂你外婆。说什么与其这样活着,拖累儿女,还不如死了算了。还说她以后要是得了这样的病,就是喝药死了也不会成为儿女饿负担。你外婆一方面担心你妈又要为你小舅解决烂摊子,又气又急,另一方面被她这些话一刺激,病情恶化,好几天滴水未进,最后气提不上来,就这样走了。” 张家秀努力克制自己的悲愤。

  “你是说,是那个外婆把我外婆活活气死的?”林清气得头也快炸了。

  “也不能这样说。你外婆本来就已经病得不轻了,她这样一折腾,自然是加重了病情。如果没有她闹这一出,你外婆也许可以多拖些日子。” 尽管埋怨李玉萍,张家秀说得还是比较客观。

  “可是,你们怎么不制止她在外婆面前乱说呢?”林清开始恨李玉萍了。

  “我们当时不都在上班吗。你小舅的事情本来大家都瞒着你外婆的,就是不想她着急。保姆一打电话告诉我们你那个外婆在下面老宅闹,我和你妈还有你二姨就赶去了。其实你三舅也劝了她的,可是三舅太老实,劝不住她。我们一赶到,你二姨就狠狠地骂了她,并把她赶回你二舅家了。但你外婆的病已经就严重了。” 张家秀为林清檫着眼泪。

  “太可恶了。我无法原谅她!”林清觉得自己愤怒到了极点,若不是管李玉萍叫“外婆”,林清此时一定会冲到她面前去质问她,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外婆这样不好。亲姐妹啊,哪里还有一点姐妹之情。

  林清的心痛到极点,也恨到极点。

  (五十三)

  直到李玉真下葬,林清都没有正眼瞧过小舅张家财和那个外婆李玉萍一眼。

  林清不想瞧,因为觉得他们可恶,甚至觉得他们有些无耻。

  林清也不敢瞧,怕自己的眼神会暴露自己心里的恨,因为林清始终觉得外婆的死跟他们有直接、间接的关系。

  但是,林清一直在暗中观察。

  看得出来,对李玉真的去世,李玉萍没有什么伤心的感觉。

  至少,几天来,人前人后,她竟然没有流过一次泪。

  当林清痛哭着、象个泪人一样在李玉真棺材前上香的时候,李玉萍走到林清面前说:“幺儿,不要哭了,你这样外婆我也会难受的。”

  林清没有吭声。

  说实话,听李玉萍说这话,林清只觉得恶心,并在心里说:“我只有一个外婆,她死了。你什么都不是!”

  同时,林清发现,即使这个时候,一向爱哭的李玉萍也没有流泪。

  看来,她对自己的姐姐确实没有一点应有的感情。林清彻底死心了。

  让林清感到安慰的,是二姨和其他几个舅舅,他们流露出来的悲痛都是发自内心的。看得出来,李玉真以自己的真心,换来了这几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子女的真爱。

  至于小舅张家财,他是真的悔恨无比。

  但是,一切都太迟了。

  若他没有弄出这一大堆的事情,这一大家子人还是原来那样好好的。

  而现在,是他和他母亲,人为地、硬生生地把这一家人撕成了两半。

  从此以后,一切和从前都不可能再一样了。

  一面无形的墙就此在两边人之间树立起来。

  历史终于把它的痕迹显露无疑。

  在商量怎么写李玉真的祭文的时候,林清再次确信自己这种判断是对的。

  张家美和张家秀认为大哥张家强起草的祭文根本就没有把母亲这么多年来所受的委屈、所吃的苦表现出来。

  而张家强觉得在人前还是要维护一家人的面子,有些话不能写进去,当众读出来,会让李玉萍和那几个弟妹不好受。

  “妈都死了,你还管他们怎么想。我们又不是乱写,写的都是事实。妈跟着爸爸,就是受罪受气,就是没有过过好日子。这些年来,母母也没少气她。为什么就不能写出来?” 张家美想不通。

  “是啊。我看是母母说你是吃她的奶长大的,给你灌了迷魂汤了。你搞清楚,你是妈生的,不用帮她说话。” 张家秀觉得大哥窝囊,说话更尖刻。

  三个亲兄妹在楼上房间关着门争起来。

  林清也在场,说实话,她也觉得应该如实地写外婆的祭文。

  这个时候,还顾及李玉萍等人的脸面做什么?

  一旁的四舅公发了话:“大妹、幺妹,我看你们还是听家强的吧。你妈这一辈子确实很苦。我们垭口的亲戚谁不知道呢。可是人死都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下去。这么多年,你妈忍气吞声,为的是什么?不还就是你们一大家人的和睦、团结吗?不要为了一时之气,搞得不能收场。就算你们母母有再多不是,可是二妹他们几兄妹还是不错的。说白了,你们始终是一家人,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没有必要搞得太僵。否则,你妈也不会安息的。”

  这席话说罢,张家美和张家秀也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

  但是念祭文的时候,张家秀还是悄悄对身旁的林清说:“依得我,一定不这样写。你外婆太不值得了。”

  林清何尝不是一样的想法。

  (五十四)

  按照李玉真的遗愿,家人将她土葬了。

  这不符合国家法律的规定,所以家人是大费周章,才通过关系得到批准。

  其实张福贵当年火化后,骨灰也是葬在垭口的。

  但是,李玉真生前还有一个愿望,就是自己死后绝不和丈夫合葬,甚至也不葬在丈夫的坟旁。

  李玉真要求儿女将自己葬在大哥李老大的坟旁边,和哥哥嫂嫂在一起。

  下葬那天,雨特别大。

  林清穿着乡下亲戚们为大家准备的筒靴,艰难地走在泥泞的山路上,脸上已经分不出是泪还是雨。

  仪式结束,埋下棺材后,天空放晴了。

  儿女们跪在坟前,流着泪给李玉真烧纸。

  林清站在外婆坟前,望向远远的对面另一座山坡上外公的坟。

  一想到外婆不愿跟外公葬在一起,林清就心疼。

  作为女人,李玉真一生所遭遇的冷落、所饱尝的悲哀,都在这上面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若不是心冷到极点,若不是被伤到极点,她会做这样的选择吗?

  在李玉真心里,大哥大嫂对她的爱和关心,显然胜过丈夫。

  又或者,她觉得自己一世人生,爱恨交错,恩恩怨怨实在太苦,担心死后三人还要在一起纠缠不清,所以终于选择退出这场纠葛,成全他们两个。

  难道这世上,伤人最深的本不是恨,而是爱吗?

  外婆这一生的隐忍,是否值得?

  都说“好人有好报”,可是为什么外婆走了,那个不受人尊敬的外婆却还活着?

  林清抬眼望天,上苍真是不公啊!



提供一夫二妻17阅读.《一夫二妻》为厚皮瘦骨兔原创首发于小说阅读网.阅读《一夫二妻》最新章节、《一夫二妻》全文免费 ,欢迎您到小说阅读网

(图文无关) 未与 老婆 离婚的他,与“女友”一起生活17年.因几句话生疑,他竟挥刀砍向了女友…… 2009年9月12日凌晨5时多,博白县某公司宿舍三幢3楼303号发生一起一死...

更有意思的是,不丹不仅可以一妻多夫,还可以一夫多妻.只要夫妻中一方允许,另一方都可以有多个伴侣.不过目前不丹人仍以一夫一妻为多. 两妻差距挺大啊 公然违法 啥事都...